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历史探秘 >

探秘秦朝灭亡之后,为什么中国分裂后都能再次统一

2017-11-18 21:29:47 杭州在线
原标题:秦朝灭亡后的中国虽然历经数次大分裂但最终都能走向统一,而欧洲为何不能如此?
作者 圆圆猫 
 
为何中国能在秦朝时期形成大一统的国家而欧洲却一直不能形成统一?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众说纷纭。有地理因素说,说欧洲大陆地理格局呈开放式而中国大陆地理结构呈四面封闭,所以中国向内求而欧洲向外求;也有河流文明说,说中国的两大河流是长江与黄河,而这两河相距很近,导致人口相对集中,所以文明就能集中和统一。而欧洲的河流非常分散,比如有多瑙河、莱茵河、第聂伯河、顿河、易北河、卢瓦尔河、伏尔加河等。而这些河流分散在欧洲各个区域,因此沿河而建立的文明也自然就分散在各个区域,无法形成一个具有向心凝合力的整体民族。还有农耕文明与海洋文明说,说农耕文明为满足农作物对灌溉的需要,需要组织大量的力量修建沿河的灌溉系统并花费同样的力量去维护这种灌溉系统,这就客观需要在这一区域有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因为只有一个大一统的国家才能集中力量对付跨度有五六千里的大河及其分支。更有宗教对抗君权说,中国的君王就是人神合一,天命所归,春秋战国数百年,“弑君”事件最少也有两位数,但是没有一个权臣敢自己取而代之。而欧洲因为有宗教的存在,所以君权和神权相分离,两权之间时而对抗,时而制衡,时而合作,时而妥协。正常情况下,欧洲各国君王的加冕必须得到教皇的认可,否则缺乏公信力。就连不可一世的拿破仑登基,哪怕用胁迫的手段也必须让教皇庇护七世为自己加冕。
虽然以上都是中国大一统容易而欧洲大一统困难的原因,但这些并不代表欧洲没有或者不可能走向统一。欧洲在历史上确实曾有过数次短暂的基本统一。何谓基本统一,则是有数个帝国曾用武力统一了欧洲的广大地区而不是全部地区。这些帝国包括罗马帝国、法兰克帝国、神圣罗马帝国、法兰西第一帝国。其中罗马帝国在皇帝克劳狄一世时期还征服了大不列颠,把大不列颠编入了罗马帝国行省,这个成果是拿破仑和希特勒都曾梦寐以求的。可见中国和欧洲关于大一统的问题重点不在于中国为何能大一统而欧洲不能,重点应该是中国在历史上虽遭遇数次大分裂,而最终都能走向统一,统一的时间也超过分裂的时间。但是欧洲却长期处于分裂的状态,即使有过短暂的统一也是很勉强的基本统一,而分裂的时间却远远超越统一时间。直至目前欧洲都处于分裂状态,好不容易组成了一个欧盟,但大不列颠还撸着袖子嚷嚷着要退出。
 
中国的大一统为何有着如此的韧劲和向心力,我个人认为全靠秦始皇留给我们的两个法宝。一个是统一文字,另一个是统一货币。千万别小看这两个统一,因为在秦始皇逝世两千多后的当今欧洲都还没有解决好这两个问题。如果这两个问题处理不好,欧洲就会注定长期分裂而远离统一。
 
 
关于文字统一。这里特别要说明的是秦始皇统一的是文字而不是语言。中国的语言有很多种,每个地区都有每个地区的方言,自古以来都是如此。就拿今天的中国来说,作为重庆人的我就听不懂上海话,更别说闽南语和粤语。就连成都和重庆这两个语系一样的城市,在方言上都还是有所出入。虽然古代人用“雅言”和现代人用“普通话”可以解决语言交流的问题,但是在一个民族文明的传承和发扬上,文字的作用远重于语言。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佛教发源于印度,但是印度佛教不立文字而是口口相传,所以佛教最终在印度没落。印度过后想探寻原始佛教文化和想从佛教中追寻自己祖先的历史,还得跑到我们中国来查阅当年玄奘等访问过天竺的僧人回国后写下的经书。可见,秦始皇废除六国异体字统一文字为“小篆”并进行全国推广,有力保证了中华文明的薪火相传。一个民族的文字不灭必注定其文明不灭,其文明不灭必注定其民族不灭,其民族不灭必注定有其发展和统一。反观欧洲,虽然整个欧洲都属于印欧语系,但彼此之间的差异都相当之大。在罗马帝国时期,虽然帝国曾尝试统一使用拉丁文,可惜他们没有遇到像秦始皇这样的一代雄主,也不曾拥有像秦帝国这样强大的国家政法体系,拉丁文的推广显然是失败的。比如在日耳曼人统治的地区就很难推广,因为大部分日耳曼人都是文盲,他们只会说自己的部落语言,连书写都不会,拉丁语从未在他们的地区真正传播过。当罗马帝国崩溃后,随着欧洲各地区的相对独立发展,最终在拉丁语系的基础上,衍生出了各民族独有的语言和不同的文字。比如斯拉夫语就使用的是圣西里尔和美多德兄弟创立的西里尔字母,而拉丁语系和日耳曼语系普遍使用的是拉丁字母,拜占庭还使用希腊字母,就连文化最为落后的日耳曼也借用拉丁字母创造了自己的文字。文字一旦分离和定型,就注定文明的独立和割裂。虽然有英语作为欧洲的“普通话”,但是这样的“普通话”无法凝聚欧洲人民的精神,更不是欧洲共同体文明的体现。
关于货币统一。在秦始皇统一货币前的各国货币种类五花八门,比如燕国和齐国是刀币体系,燕国叫“燕明刀”,齐国叫“齐刀化”;赵、韩、魏三国和周王室等地区是布币体系;楚国是贝币体系,后来又演化成“蚁鼻钱”。这些不同地区的货币必然会对国家经济和商品交易造成巨大的麻烦,因而秦始皇一声令下,规定以“黄金”为上币,以镒为单位,以圆形方孔铜钱为下币,以半两为单位,今后所有货币统一为“秦半两”。秦朝的货币改革影响至远,圆形方孔的铜钱作为中国主要货币形式,被历朝历代沿用了两千多年。反观欧洲,除罗马帝国时期曾统一使用过以奥里斯金币,第纳尔银币和阿斯铜币为主的银本位货币体系外,在长达两千多年里面欧洲的货币种类长期处于多样化,直至公元2002年1月1日欧元正式发行。即使如此,希腊和英国等国还在叫嚷着脱欧独立,可见欧洲货币一体化的道路任务艰巨而漫长。虽然罗马帝国时期的货币曾有过统一,但是和大秦帝国的货币统一有明显不同。因为大秦帝国的货币统一建立在文明统一的基础之上,所以秦亡而秦朝货币的样式和货币统一的精神可以继续作为文明的内涵之一而得到延续,从而反过来可以维护文明的传承和发展。直至今日我们都还有诸如“孔方兄”“铜臭味”“外圆内方”等相关词语,这些都是秦朝统一货币后的文明传承。但是罗马帝国崩溃后而帝国的货币却得不到传承和发展,同其文明一样被埋葬,对后世影响很小。不过秦始皇的货币改革很可惜,按照《穿越历史聊经济》一书的说法,因为秦始皇对货币的改革过于快速而猛烈,缺乏一系列配套的政策和经济补偿措施,从而造成了秦朝时期的通货紧缩。通货紧缩一方面导致山东六国旧商人破产,六国百姓的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另一方面造成经济大萧条,从而间接刺激农民起义。不过即使秦始皇的货币政策“祸及当代”,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功在千秋”。文字和货币的统一与推广,牢牢地铸就了文明的不可分割性,让民族拥有了血浓于水的向内凝聚力。文字是文明的核心和基础,货币是文明的表现和记忆之一。虽然大秦帝国比罗马帝国统治时间的短,但恺撒死后,罗马帝国分崩离析,其帝国为欧洲后世的再统一并未留下任何具有民族统一黏性的财富。而秦始皇和秦朝则不然,虽然秦始皇不长寿,秦朝很短暂,但是始皇帝和他的王朝却给后世解决了阻碍统一的两个关键问题,奠定了“天下一统”是中华民族永远追求的主旋律。所以明朝大思想家李贽曾说:“始皇帝,自是千古一帝也。始皇出世,李斯相之。天崩地坼,掀翻一个世界。是圣是魔,未可轻议。祖龙是千古英雄挣得一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