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社会万象 >

学生和老师的矛盾日益尖锐,难道不应该对教育改革吗?

2017-11-20 21:35:10 杭州在线
原标题:学生弑杀老师是对教育的“审判”
作者 杏坛耕夫
 
 
用审判来陈述教育,似有哗众取宠之嫌。可当把近几年在教育领域发生的许多血淋淋的事实梳理出来,摆在公众面前时,似乎用审判还难以切中肯綮地指陈其意。
 
毫无疑问,最近几天湖南学生弑杀班主任的事件必然成为教育领域最为热络的话题。作为教育人置身在这种街谈巷议之中时,不是以局外人的看客心态,更多人的内心似打翻了五味陈杂。从空间的跨度看,该事件距离自己虽然称不上遥不可及,但也需要跋山涉水;从时间的跨度看,它已经过去一段时日,逝者应当安息;而从心理的距离看,它似乎就在身边,而且可以清晰地嗅到淡淡的血腥味。每一个与教育有关联的人看到这桩血淋淋的事件,思想中会本能地发出“教育这是怎么啦”的叩问。
 
教育到底怎么啦?看似简单的问题,但真要识得问题的精髓,探得问题的症结绝非轻而易举的事情。在没有深入探讨问题之前,先大致梳理湖南弑师案的来龙去脉。也许通过过程的梳理,多少可以从中发现许多待解的谜底。罗是这出悲剧的制造者。来自农村,怀抱考取大学,甚至名牌的梦想进入高中。凭借自己的努力,似乎离自己梦想的实现已经为时不远。之所以能够看到曙光,除了他自身的努力,命中相克的鲍老师对他近乎严苛的帮助和提携也是重要的因素。入班时的十二、三名,经过鲍老师无微不至的关怀,慢慢跻身班级的一、二名。为了排解罗同学非学习因素对他的干扰,鲍老师还为他申请了最高额的助学金。从老师的层面,对所教的学生能够做到这些,起码可以称得上是合格称职的。身为老师,对罗氏如此的尽心尽力,一个方面可能是因为罗氏与自己的女儿是同班同学,一个方面是出于对好学生的偏爱。按照事件常规的发展,本应该朝着人们乐意看见的好的前景发展——学生以感恩之心,倍加珍惜老师对自己的关怀照顾,最终如愿以偿地考取理想的大学。——这是普罗大众都喜欢用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美好心理期许观照世事的思维。可是,理想太丰满,现实太残酷。就是因为老师的“为你好”太过于一厢情愿,而把学生体内愤怒和邪恶的基因激活,才上演了学生连通老师26刀的悲剧。这样,一位还没到知天命之年的老师命丧爱徒的屠刀之下,一位可能会成为重点名校的大学生沦落为夺取恩师性命的刽子手。面对血淋淋的事实,每一位局外人都不可能以“看客”的平常心把该事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进行咀嚼。
 
教育,其实是及其简单的事情。说它简单,是因为它就是师生关系,是授与受的关系;但是,教育又是非常复杂的事情。说它复杂,是因为它指向的不是对可视性的物质的加工改造,而是对活生生的具有思想情感的人的教化与改造,而且不是肉体,而是不可触摸的思想情感,精神灵魂。这种形的简单与神的复杂对举性的存在,让现下的教育变得诡谲丰富。面对亟待改造的学生,身为老师,传道受业解惑是其本职的使命,而对职业操守的坚守是大多数老师基本上可以做到的。——鲍老师就是其中的代表。不过,就现实角度审视,师生之间的施受关系大多数不是建立在平等与和谐的层面,而是一种变味,甚至是畸形的状态。在这种关系中,大多数学生是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这种单向度的动作实施,在现有教育环境中大部分是处于和谐融洽的状态。既然是大部分,一就有少数不和谐存在。在老师权威的作用下,总会有一部分学生会对这种被动填压产生逆反心理。于是,师生暴力事件就会不时出现在各种媒体,进入公众的视野。
 
教师的主导权催生出来的各种出人意料的事件,除了老师一厢情愿的不对等,还有作为主体性的学生对本我存在的自尊与价值的捍。按照传统的评判学生的标准对学生进行分类,学生往往会被老师分成三六九等。由于学生所处的阶层不同,所受到老师的关注也不同。这种不同,除了生活上的,更多聚焦在学习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这种普世性的审美心理的作用下,很多老师自觉或不自觉地会把注意力投注到所谓的“好学生”的身上。这样,因为“好”(更多是以成绩作为最主要的评判标准,至于其他往往可以忽略不计),所以老师会毫不吝啬地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好学生的身上。“爱你没商量”,不计回报,真正发扬春蚕和红烛的精神;因为自己“好”,我理所当然地享受各种“呵护”;因为自己“好”,老师就应该由着自己的性子,不该有丝毫的拒绝。当一种善意的爱与呵护变成理所当然的事情之后,一切都会变质变味。
 
由此,我们需要回归教育的本身。教育,"教,上所施,下所效也";"育,养子使作善也"。经过复杂的劳作最终达成的目标就是让被教育的对象变“善”。“善”当然不是用简单的数量指标进行评判,而是用一种人性的变化程度作为衡量的标准。就整个教育的过程看,知识的传授、能力的培养仅仅是浅层的,思维的训练、审美的培养才是深层次的。从这个层面看,如果在教育的过程中,老师对学生的教育更多的关注点只是学生的成绩,学校社会对学生的评价也会以成绩作为最高的指标。至于深层次的,真正关乎人的生命本体的东西往往会被老师、学校、社会忽略。而这种唯分是从、分数至上催生出来的教育现象就是举国上下的教育园地,凡是与教育相关的人都会追着分数、成绩、排名狂奔。而在这种家庭、学校和社会的疯狂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学生,怎么可能在三座大山面前气定神闲、岿然不动。
 
任何事物,当本质的东西被剥离,只留下外表的浮华以后,所有不可预知的事情都会发生,教育也不例外。静观时下,因为功利性思维的作祟,教育没有了温情脉脉,没有了人的存在,残存的只有赤裸裸、冷冰冰的分数、成绩与排名。而在这种环境中生活的学生,自然会把对分数成绩的追逐成为除了生命之外最为重要的东西。至于人情冷暖、花开花谢等人本应该关注和享受的东西,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结果,温度不在,色彩缺失。于是,上演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惨剧也就不足为奇了。谨以斯文祭悼逝者,以唤起世人对教育的再思考,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