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热点人物 >

为了给那些老人一个家,她牺牲了自己的一切 --李军萍

2017-10-24 19:41:35 杭州在线
原标题:李军萍:伴着夕阳前行的人
作者 西天禾
 
 
“闺女啊,我给你算过命了,你这辈子和我们老人是分不开的了!”一位老人郑重其事地对李军萍说。李军萍却只是莞尔一笑,“那有啥不好啊?天天和你们在一起才是我最开心的事儿呢!”“只是你这么年轻,应该出去干一番大事儿!”“咱们敬老院的事儿不是大事?还有啥事比咱们敬老院的事儿大啊?”老人只好笑笑不吭声了。
西天禾图文
 
舍小家为大家,督建敬老院
 
李军萍,原来并不在敬老院工作,而是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民政局社会股股长,正是这个“社会股股长”的身份将她与敬老院,与养老工作联系在了一起。2006年6月,修武县正式开始筹建县中心敬老院,李军萍受命主管筹建工作,并出任院长。同事们听说后就劝她:“你在机关安安稳稳的,何必去敬老院呢?侍候人的事不一定能干好。”但李军萍并没有考虑这些,依然接下重任。刚开始只有5名工作人员,李军萍带着大伙吃住都在工地,做计划,拿方案,催进度,从土建工程的施工设计,到生活设施的配备,从工作人员的招聘培训,到敬老院各种制度、流程的建立,事无巨细,她都会亲自把关。白天,她带着工作人员监督质量,晚上,坐在台灯下写各种相关的材料,每天睡觉的时间只有4个多小时。那几个月,李军萍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以至于孩子见到她,张嘴叫出的却是“爸爸”。
 
为了让老人们有个干净整洁的家,开院前,她带着工作人员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打扫,一片瓷砖一片瓷砖清洗。那些天,她手指被化学清洁剂腐蚀成了白色,磨出了不少血泡,腰也累得直不起来。原本以为建院是最难的工作,谁知敬老院建好了,却无人来住。李军萍就带领大家挨门挨户地做工作,搞宣传,开车把老人们接过去试吃、试住,让他们参观,满足他们的所有需求。终于,老人们住进来了,慢慢地,中心敬老院逐渐在社会上传开,入住的老人越来越多,很快便住满了,很多后来者只好排队等。
 
为了满足更多老人的入住需求,县里决定再建一个更大的敬老院,2007年8月,李军萍兼任第二中心敬老院院长,督建第二中心敬老院。当第二中心敬老院建成之后,因原中心敬老院在李军萍的带领下,各项工作都已步入正轨,因此她便专任第二中心敬老院院长,加紧其制度与管理建设。第二中心敬老院在她的带领下也很快步入正轨,并在全国范围内赢得了一系列的荣誉称号。她的助手王小花原以为她会就此歇歇,多腾些精力照顾家庭,毕竟她的儿子尚未成年。没有想到,李军萍还是继续以院为家,熬夜加班、节假日不休息还是她的一贯作风,每年除夕仍和老人们一起过。王小花为此经常埋怨她:“你不能以为丈夫、儿子支持你工作,就真把敬老院当成自己家啊。”
 
尽一份女儿责,托起夕阳天
 
为了照顾好敬老院里的每一位老人,李军萍带头学习老年人日常生活护理知识和专业服务技能,以提高常见病症的观察和救治技能。在她的带领下,每个工作人员都熟练掌握了量血压、测脉搏、插胃管、灌肠、导尿等操作技能,培养出了一支训练有素、服务技能过硬的队伍。而且她对院里所有老人的具体情况都有详细的了解,哪个老人的家庭状况如何,身体状况如何,脾气秉性如何,入院时什么情况,目前什么情况,无论提起谁,她都了如指掌。她总是主动找他们谈心,及时为老人增添衣物和生活用品。每逢节日和老人生日,还精心为老人准备生日宴,送上礼物。哪个老人有个头疼脑热,她都会记在心上,端汤送药,守护床前,精心伺候,尽一份做“女儿”的责任。
 
乔秀英是敬老院接手的第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由于工作人员的耐心不够,使得乔秀英经常尿湿床铺。李军萍发现后,自己亲自上阵,每天晚上守在乔秀英身边,很快,她就摸清了乔秀英的生活规律。在她的照料下,乔秀英晚上再也不尿床了。李军萍用实际行动告诉工作人员,照顾孤寡老人要有足够的耐心。
 
范大爷因为患脑溢血,颈部以下都失去了知觉,后期的并发症还使身上长满了褥疮,医生说:“你们接回去吧,可能还有两三天的光景”。回到敬老院后,李军萍和工作人员就一勺一勺地喂饭,每半个小时给老人翻一次身,擦洗一次背,上一次药,拍打按摩一次。就这样,原本两三天的光景竟然延长到了32天。
 
赵秀英老人大便干结,吃药、放“开塞露”都不见效,李军萍亲自带老人上医院和医务人员一起为老人灌肠。由于老人自控能力差,大便喷了一地,还溅了李军萍一身。和李军萍一起去医院的陈东升说:“当时那个情景,我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恶心,但李院长没有丝毫犹豫,赶紧着帮老人擦洗干净,还替医院清扫地面。”在回敬老院的车上,赵秀英一个劲地对她说:“好闺女,又让你受脏受累了。”
 
放心又舒心,明天更美好
 
为了使老人们的生活更美好,使老人们能够吃上放心菜放心肉,为了给身体健康的老人安排事儿做,使其少惹是生非,同时也是为了减轻敬老院的经济负担,李军萍还想出了发展院办经济的妙招。
 
敬老院里不少老人身体都比较好,还有一定劳动能力,由于这些人都是农村人,平时劳作惯了,到了敬老院之后突然不再劳作,这无疑“扰乱”了他们既往的生活习惯,生活上很不自在,因无事可做儿闷闷不乐,更有甚者会因此惹是生非,不仅给敬老院里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而且对老人们的正常生活也会带来影响。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李军萍有了给老人们安排“工作和生活”的想法。
 
她把后院闲置的空地分成“责任田”,把老人们分成“劳动组”,让老人们搞种植,并定期评比,这使得他们生活有了动力,积极性高涨。同时还建猪圈养猪,不仅老人们自己种的蔬菜,不用农药化肥,健康卫生,而且自己养猪也有肉吃,吃起来也放心。后来李军萍还进一步与附近的高村乡周流村协商,征用了该村2亩生产用地,修建了生产用房,并与郇封镇扫帚厂联系,签定了来料加工合同,组织老人自己动手加工扫帚。既让老人老有所为,又增加了院内的收入,该院的老人们每天过得有滋有味。
 
如今,尽管李军萍已经离开了敬老院,但她却并没有离开老人们,她依然是老人们的好女儿,在县民政局她主要负责老龄与养老方面的工作,还经常到第二中心敬老院,而她每次回到敬老院,都会被老人们拉着走不了。在敬老院里,老人们都还天天念叨着她的好,都天天念叨着她能常回来看看。敬老院也一直延续着她所开创的“基业”,不仅在管理上更加人性化、标准化,而且老人们的来料加工业务也干得风风火火,甚至现任领导们正在与附近的村子沟通,准备再流转进来50亩农田给老人们耕种,来发展院办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