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娱乐 > 娱乐八卦 >

因为输掉游戏心态崩了,跟其他主播互怼,女朋友劝他不要再骂了

2017-10-29 17:20:05 杭州在线
前几天,英雄联盟主播“死亡宣告”在游戏直播过程中,因为输掉游戏心态崩了,跟其他主播互怼,女朋友劝他不要再骂了,他立刻掀翻桌子,在电脑的另一头“疑似”对女生实施家暴。巨大的砸东西的声音,不断嘶吼着的不堪入耳的话语,还有女生的哭喊让我有了身临其境般的恐惧与愤怒。
 
看直播的粉丝被这一幕惊呆了,在持续的打骂中,有粉丝表示质疑与不满:“为什么输游戏要打女人”,也有粉丝在一旁起哄,高呼“666”,说着“打得好”。而最让我心惊肉跳的一幕是,他的女朋友一边被打一边哭喊着:“我都是为了你好啊,我有害过你吗?”
 
而就在事件发生后的不久,女生发了声明,说没有受到人身伤害,“他只是砸了东西”,并且已经分手。就在我心情复杂的时候,一个网友的评论刺痛了我:“你们以为女方只是第一天知道他这样吗?直播被看见了,只好分手,要是没被看见呢?继续老老实实挨打。”
 
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我童年时的一个好友。他的爸爸是一个很暴力脾气又很暴躁的人,常常一言不合就动手。他似乎总是忘记,那身力气挥舞着拳头和巴掌的对象,常常是他年幼的孩子和柔弱的妻子。那时候我们是邻居,我总是隔三差五能听到隔壁传来的吵骂声以及霹雳咣当摔东西的声音。起初街坊邻居还会经常去劝架,再然后,发生的频率太高,人们都有些习以为常了。
 
有一次小男孩哭着跑来我家,说他爸爸正在拿棍子打他妈妈,希望我爸妈能去劝劝架。我跟着爸妈跑去,趴在门口往里看,映入眼帘的是肉搏后满地的碎瓷片,以及碎瓷片上沾着的零星血迹。我不记得他们的打骂是怎么结束的,只记得那个小男孩拉着我妈妈的袖子,忍着哭腔偷偷地说:“阿姨在我家吃饭吧,好不好?我害怕”,眼睛里慢慢的都是紧张和恐惧。他后来跟我说他的童年记忆是灰色的。他小时候还会感激妈妈的退让,可以让这场家庭暴力早点结束。而现在,他一直想让爸爸妈妈分开,为了妈妈能不再挨打。可是,他的爸爸妈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划清界限。
 
据2015年全国妇联统计,在中国2.7亿个家庭中,有超过30%的妻子遭受过家暴,有57%的人认为家暴只是“家务事”。更可怕的是,她们平均遭受过35次家暴之后,才会选择报警。可警察只能调解,他们能做的微乎其微,构不成轻伤的甚至无法算作人身伤害。
 
很多人问,为什么遭受家暴还不离开呢?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关于家暴的新闻,那些遭受家暴的妻子们给出的答案都惊人地相似,因为她们与加害者都有一定感情基础,对他们的悔改都充满期待,但越来越多地,她们对自己和家人安全的担忧越来越深,也自认为无法摆脱加害人。她们最放不下的是孩子,并且,固执地认为,与加害人一起维持“健全的家庭”,对孩子最好。而这些施暴男性并不见得有多大的物质性的权柄——他们不见得是家庭收入主要来源,不见得位高权重,甚至在家庭之外很失败。但他们熟知被害人的软肋而可以为所欲为,控制家里的经济,断绝妻子的社会交往,忽而残暴忽而甜蜜,让受害人不得不从。
 
有句很有名的鸡汤,出轨只有零次和无数次。我却愿意对人们的忠贞多抱一丝期待,出轨或许不一定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但家暴,一定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当他发现打人能解决问题、快速达成共识的时候,下次会继续打。你不服不行,他会打到你服为止,然后嘲笑你,不打不服,真是欠打。
 
有新闻评论说,“家庭暴力本质上是一种控制关系,施暴者的目标是控制被害人的一言一行,来填补自己内心安全感的黑洞。对家人施虐,慢慢成为他们宣泄与外界紧张、摆脱失败感的惯用方式。”家暴其实就发生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不是只有那些被报道出来的严重到出了人命的才属于家暴。家暴也不仅仅发生在低收入阶层和农村地区;非常不幸的区别是,中上阶层的女性似乎更多的是被杀害,如之前的红梅和张晓燕,以及安徽农大的王老师,而不是像一些底层女性那样走向反抗。
 
但是,还好我们已经有了《反家庭暴力法》,还好我们没有忽视漫长的家暴演化的过程。反家暴法意味着,脱离了生活于其中的人们的权利,家庭并没有凌空蹈虚的价值和权威。法律已经上路了,但接下来每一步,都需要不再沉默的当事人与旁观者,积极行动的公部门,和更为细致周密的制度设计。
本网注 原标题《可能游戏打得太好了,他开始直播打女友》 作者洛书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