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历史人物 >

沈攸之为政刻薄凶暴,刘宋沈攸之自认为才略过人

2017-11-01 16:11:26 杭州在线
原标题:沈攸之心怀不臣,刘休范自取灭亡
作者 寒七琪
刘宋沈攸之自认为才略过人,自从宋明帝去世,他镇守夏口以来,一直暗中准备,有夺取政权的野心。等到调任荆州,临走时把郢州的兵士战马以及精良武器,尽量携带同往。到了荆州之后,借口讨伐蛮族,大肆动员境内人力招兵买马,加强战斗训练,经常戒备,好像大敌当前一样。
 
沈攸之把原来应该向朝廷缴纳的军用物资一律留下,不再缴纳,战马养到二千多匹,制造船舰将近一千艘,粮仓、钱库都很充实。读书人、旅客和商人,经过荆州的,大多被留下不放,各地的亡命之徒,投奔荆州的都受到庇护和藏匿。自己的部属,如果有人逃亡,无论逃到哪里,都穷追不舍,一定要逮捕到手才停止。
 
沈攸之为政刻薄凶暴,做事极其精明,没有人敢欺骗他,因此荆州境内,盗贼不敢轻举妄动,百姓夜不闭户。
 
朝中主书通事舍人阮佃夫被加授为辅国将军,权势更加扩大,他打算任用自己的亲信张澹微武陵郡太守,袁粲等人都不同意,阮佃夫声称是奉圣旨,袁粲不敢再坚持。
 
桂阳王刘休范能力拙劣,不善言辞,兄弟们都瞧不起他,社会上也没有人称赞他,所以,明帝对屠杀同胞手足的时候,他得以幸免。
 
太子刘昱即位时,年纪还小,由寒门出身的官员主持朝政,掌握大权。刘休范认为无论是地位尊贵还是皇家血统,都没有人能超过他,他应该到朝廷担任宰相,结果却没有如愿,心中非常怨恨。
 
许公舆是他的谋士,教刘休范礼贤下士、广交朋友,给他们优厚的待遇,于是,无论远近,许多人前来投奔,一年之中集结的人数以万计,并收养勇士、制造武器。朝廷察觉刘休范行为异常,因此也暗中戒备。
 
此时,正赶上夏口无人镇守,朝廷认为那里位居寻阳上游,打算派亲信去镇守,任命晋煕王刘燮(xie)为郢州刺史。刘燮这年才四岁,由黄门侍郎王奂(王景文的侄儿)为长史,代理府州事,配备雄厚的军事物资和兵力,镇守夏口。
 
因为担心刘燮等人经过寻阳时会被刘休范强行劫留,便让他们绕过寻阳前往。刘休范得知后,勃然大怒,跟许公舆密谋袭击建康。他上疏朝廷,要求整修城池,但背地里却把很多筑城用的木板储藏起来。
 
第二年夏季,桂阳王刘休范起兵反抗朝廷,掠夺百姓船只,让各军队根据实力申报所需数量,发给他们木板,依照规格装配船只,数日之间就办理完毕。随后,刘休范率军二万人,骑兵五百人,从寻阳出发,昼夜不停地前进。
 
刘休范写信给朝廷各位执政官员,宣称:“杨运长、王道隆蛊惑蒙蔽先帝,使建安、巴陵二位亲王无罪被杀,请逮捕这两个奸臣,用来向冤魂谢罪。”
 
大雷戍主杜道欣飞驰东下,报告事变,朝廷惶恐震惊。褚渊、张永、刘勔、萧道成、阮佃夫等人在中书省紧急集会,商讨对策,没有人肯先发言。
 
半晌后,萧道成说:“过去,凡是长江上游发动的叛乱,都因为行动迟缓导致失败,刘休范一定会吸取前人的教训,率领轻装部队急流东下,乘我们没有防备,来一个突然袭击。当今应变的策略,是不派军队到远处出征,因为只要一支军队被击败,军心就会大受沮丧。我们应该防守新亭、白下,坚守宫城、东府、石头,等待贼寇攻击。他们一支孤军,千里而来,粮草供应不上,求战不得,自然就会瓦解。我请求驻防新亭,首先抵挡叛军的前锋,张永驻守白下、刘勔驻扎宣阳门指挥各军。其他各位安坐殿中,不必争着出来,我一定能够击破贼寇。”
 
于是,索取笔墨,写下记录,大家全部都签注“同意”。孙千龄秘密与刘休范通谋,唯有他反对,说:“应该按照过去的方法,派军驻守梁山。”
 
萧道成严肃地说:“贼寇已经逼近梁山,我们派军队怎么能赶到!新亭是必争之地,我打算以死报效国家罢了!平时我可以委曲求全,听你的意见,今天绝对不行!”
 
大家散会离座后,萧道成回头看了一下刘勔,说:“刘领军已经完全同意我的意见,不可变更!”当天,朝廷内外全部戒严。
 
萧道成率领前锋军进驻新亭,张永进驻白下,沈怀明戍守石头,袁粲、褚渊进驻宫城,加强防卫。因为时间紧迫,来不及点发武器,只好打开南北两个大军械库,由将士自己随意挑选。
 
萧道成抵达新亭,便马上开始修筑工事,还没有完成,刘休范的前锋军已经到达新林。萧道成就脱下衣服长睡,以安定军心,又从容不迫地拿出白虎幡,登上西城墙,派高道庆、陈显达、王敬则率舰队迎战刘休范,获得相当大的战果。
 
第二天,刘休范从新林登岸,他的部将丁文豪,请求刘休范直接攻打台城,刘休范不同意,派丁文豪手下其他将领攻打台城,而自己率大军攻击新亭萧道成的营垒。
 
萧道成率军拼全力抵抗,从上午巳时苦战到午时,叛军攻势越来越猛烈,官军渐渐难以支持,部众全都骇然失色,萧道成说:“贼寇虽然多,可是杂乱无章,不久我们就会把他们击败。”
 
刘休范身穿白色便服,坐着两人抬的轻便小轿,亲自登上新亭南面的临沧观,随身仅带了数十名卫士。官军黄回和张敬儿商量向刘休范诈降,以便偷袭他。黄回对张敬儿说:“你可以取刘休范的性命,我曾发誓绝不诛杀亲王!”
 
张敬儿把这打算报告萧道成,萧道成说:“如果你能成功,就把本州赏赐给你。”张敬儿于是跟黄回出城南,放下武器,边跑边大喊“投降”。刘休范大喜,把二人叫到轿子旁,黄回假装传达萧道成的秘密旨意,刘休范信以为真,把两个儿子刘德宣、刘德嗣送给萧道成作为人质。两个儿子一到,萧道成立即把他们斩首。
 
刘休范把黄回、张敬儿留在身边,他的亲信李恒、钟爽都加以劝阻,刘休范不听。这时刘休范每天饮酒,黄回看刘休范没有防备,便向张敬儿使个眼色,张敬儿抽出刘休范的防身佩刀,砍下刘休范的人头,侍卫们惊慌逃窜,张敬儿骑马飞奔,带着刘休范的人头跑回了新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