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历史人物 >

后梁神话---元贞皇后张惠

2017-11-16 20:02:51 杭州在线
原标题:后梁张惠:以柔克刚传佳话,可叹红颜多薄命
作者  萧晓四姑娘 
 
 
她,是五代十国第一位皇帝朱温最爱的女人,史家称她以柔婉之德,制豺虎之心,可为五代中第一贤妇,她就是死后被追谥为元贞皇后的张惠。若不是因病早亡,后梁未必不能开启盛世。
张惠
 
初遇,张家有女初长成
 
852年,流氓小子朱温在宋州砀山出生,朱温父亲和祖父均是乡下教书先生,到了朱温这一代就变了,兄弟三个都不爱读书,老大朱全昱还敦厚些,老二朱存和老三朱温就是两个混混小流氓,人人生厌人人躲。父亲早逝,母亲带着三个儿子在萧县刘崇家帮佣。
 
老大朱全昱老实,唯老二老三偷懒耍滑,刘崇甚为不喜,刘母认为朱温必有大作为所以处处维护他,后来朱温要求去山林打猎,朱存跟随,于是两人日日在林间追逐,好不痛快。
 
时间到了877年,一日两人飞马到了宋州郊外,艳阳明媚,鸟语花香,两人不由停下来休息,朱温眼见不远处有数百士兵护着两台轿子向前走着,他不由心里一动,追了上去。
 
绿树浓阴中现出一座寺庙,车轿停下,有奴婢扶出一位夫人和一位女子,妇人举止大方,是宋州刺史张蕤的妻子;女子是张蕤的女儿张惠,十七八岁,生得仪容秀雅,英气逼人,毫无小女儿的扭捏。母女二人是来上香祈愿的。
 
母女进殿拜过如来,参过罗汉,由僧人引着走向客堂,朱温已经跟进了寺庙,竟急步上前,在张惠正前方不远处停下,仔细端详她,这一看更是惊为天人。张惠哪能看不到朱温的异样,她心里骂了一句“登徒子”,面上不显,加快脚步和朱温擦肩而过。
 
母女进人客室,稍为休息,张惠毕竟有些害怕,就劝了母亲赶紧离开。朱温随着追到寺外,见母女二人已经上车离开了。张惠掀开帘子见朱温没有跟来,才放下心来,这对她来说不过是个小插曲。
 
朱温并不气馁。又回到寺中,打听那母女的来历,知道他们是即将离任的宋州刺史张蕤的家眷,原来他们还是同乡。然后变拉着朱存离开了。
 
路上,朱温对朱存说:“二哥,你有没有听过父亲在世的时候讲的汉光武帝的故事?”
 
朱存不知其意,朱温又说:“汉光武帝未做皇帝时,尝自叹道:为官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后来果如所愿。刚才看到的张家女,恐怕当时的阴丽华,也不过和她似的罢了。你说我有没有汉光武帝的造化?”
 
朱存笑道:“癞虾蟆想吃天鹅肉,真是自不量力!”朱温奋然道:“时势造英雄。”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乱世中,像朱温这类的草根混混很容易成功,汉有刘邦,明有朱元璋。
 
朱存又说:“你也不想想,我们现在只是佣人,能吃饱穿暖都是难事,还想着建功立业娶娇妻?”
 
这一番话让朱温沉默了,他得好好想想未来,这一想,他竟说动朱存一起去投黄巢军。说干就干,俩人回家辞别母亲和刘崇一家,第二日就走了。
 
张惠和母亲上香回到家中,生活并无二致,仅有的变化是不久之后父亲的离任。生逢乱世,她随早已及笈,却一直没有许配人家。
 
她并不着急,但不免想到了寺庙中偶遇的那个唐突男子,一看就是乡野中人,但又说不上来有哪里不同。她不知道的是,这一次相遇,让朱温对她情根深中,竟一直不肯娶妻。冥冥中,也许自有天意。
 
再见,婚成
 
朱温和朱存投了黄巢军,仗着全身勇力,奋往直前,很快成为队长,他们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朱存乘势掠夺妇女,作为妻房。但朱温一直心心念念着张惠,看谁也看不上眼,所以一直没有成亲。
 
后来朱温立功颇多,慢慢取得了黄巢的信任,878年,他怂恿去攻打宋州,想着让张惠嫁给自己,到了宋州才知道,宋州刺史张蕤,早已去任,现任刺史很有些能耐,朱温一直攻不下来,张惠不知去向,朱温无心恋战,于是撤军离开。
 
882年,朱温成为同州防御使,攻陷同州。
 
这时候的中国,仿佛是个人间地狱,房屋倒毁,人们流离失所,多家破人忙,这个时期的女人已经不能称之为女人,供人玩乐,是男人们的玩物,谁抢来是谁的,任意糟蹋,不顾生命。
 
这时候的张惠随未被人糟蹋,却也是父死母散,背井离乡,孤独一人。
 
朱温虽惦记张惠,玩弄的女人,但只限于侍寝,常常今日玩弄一番。明天就不理会了,没有哪个取代的了张惠。
 
说来老天也是被朱温的痴情打动,把张惠送到了朱温的面前。
 
一天,朱温的部下又给他掠取来一女子,朱温走到跟前一看,正是张惠,虽然张惠已是蓬头垢面,衣衫破旧,但朱温还是一眼就人认了出来,失声问道:“你是前宋州刺史的女女儿吗?”
 
张女也认出了朱温,实在是那双看她的眼睛一点没变。于是低声称是。
 
朱温连声说:“快起来,快起来,你是我的同乡,这番遭到战乱,受惊了。”
 
张惠红着脸说了声“谢谢”,站起来看他,朱温又问起了她的家人,这勾起了张惠的伤心事,不免抽泣着说:“父亲已经去世,又和母亲在逃难中走散了,一路跟着乡民来到了同州,幸好见到了将军,顾念着同乡情谊,我才得救。”
 
朱温趁势说:“自从宋州郊外见到姑娘,我就倾心于你,我立下誓言,今生非你不娶,这几年已经四处打听你的下落,毫无着落。我也一直没有娶妻。没想到今天竟能相遇,这就是我们俩的缘分。”颇有点逼嫁的意思。
 
张惠听了,脸红的快滴出血来了,低着头不肯多说话,这算是同意了。
 
朱温虽是个混世魔王,但对张惠确实另眼相看,即便在这样的乱世中,他也不肯委屈了张惠,选择好日子,明媒正娶。给了张惠一个空前盛大的婚礼。张惠被封为魏国夫人。
 
婚后,浓情蜜意,自不在话下。朱温娶到了张惠,梦想实现了一半,下一步,全力拼事业。
 
婚后,以柔克刚贤内助
 
婚后不久,朱温随军出征,黄巢军开始有下坡路,开始有将领降唐,黄巢军内也不稳定。朱温部下撺掇朱温降唐。朱温起了心思,他给张惠去信,说明这件事。
 
张惠历经战乱之苦,自然恨黄巢军,于是给朱温回信支持降唐。朱温得到了张惠的支持,背叛了黄巢军。
 
朱温这件事做的很好,他不管什么事,都喜欢征求张惠的意见。而张惠也确实担当得起这份信任。毕竟出身世家,温柔贤惠,谨遵礼法,对政事也颇多见解。
 
朱温对她很是宠爱,每每听到张惠的见解,朱温都未必想得到,每每对朱温有助义。于是朱温更加敬佩她,有时朱温已督兵出行,途中接到汴使,说是奉张夫人命,召还大王,朱温毫不犹豫就勒马回军。
 
朱温对张惠几乎就是言听计从。朱温好杀伐,张惠从他手上救下很多人。使得朱温不至于失去民心。朱温的长子也曾被张惠救过,朱友裕在和朱瑾的对战中,大获全胜,却没有乘胜追击。有人对朱温说他和朱瑾暗中联系。
 
朱温震怒,朱友裕以为父亲要杀自己,于是跑到深山里躲起来。张惠知道后,派人通知朱友裕,让他偷偷回来后找朱温负荆请罪。在张惠的说合下,朱温没有追究朱友裕的过失。
 
朱温对张惠的又敬又爱使得他的侍妾也很少。
 
朱温曾在毫州招军妓服侍,致其怀孕,于884年生下朱友珪,派人通知朱温,朱温一直在张惠死后才把儿子接来身边。
 
897年,在兖州,朱温俘获了朱瑾妻,见她有几分姿色,色心大起,命她侍寝,更是将她带回去。张惠带人出来迎接丈夫,看到丈夫面有愧色,不禁带着三分惭色。知道肯定有什么事,于是问他,才知道朱瑾妻跟随着。便笑语道:“妾虽妇人,不怀妒意,何妨请来相见。”
 
朱温让她去见张惠,瑾妻上来就以妾礼拜张惠,张惠心里冷笑,却也受了,拉起她的手泣语道:“兖郓与我同宗,约为兄弟,只因小故起嫌,遂致互动兵戈,使你辱至此地,他日汴州失守,恐我亦不免似你今日哩。”
 
这一席话,说得瑾妻泪流满面,朱温无地自容。于是朱温把瑾妻送去当了尼姑,但张惠并不苛责,这之后常送衣物、吃食给她。朱温还有陈氏和刘氏两位妾室,张惠也对她们以礼相待。
 
身死,留良言
 
904年,朱温离皇位越来越近,他马上就能实现梦想了,突然接到张惠病重的消息。他扔下军务,赶回家中。这时候的张惠已是瘦骨如柴,奄奄待毙。
 
朱温看到这个样子的张惠,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张惠听到哭声,勉强睁开眼睛,看到是朱温,病怏怏的问:“大王已回来了么?”朱温应了一声。
 
张惠说:“妾病已垂危,不日就将长别大王了。”朱温握着张惠的手,哽咽道:“自从同州娶了夫人,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内外都靠你主持和参议。今已大功告成,转眼间将登大宝,满望与你同享尊荣,再做几十年太平帝后,那知你病至此,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张夫人也流泪道:“人生总有一死,妾唯一挂心的就是大王,妾尚有一言,作为遗谏,可好么?”温答道:“夫人尽管说来,无不乐从。”张惠半晌才道:“大王英武过人,他事都可无虑;惟‘戒杀远色’四字,乞大王随时注意!妾死也瞑目了。”说完不等朱温应答就累的睡过去了,第二天就去世了。
 
朱温失声大哭,军中也很多人哭了起来,朱温好杀,暴虐,亏张惠以柔婉之言救他们于水火之中,而今唯一能制住朱温的张惠死了,怎不令人悲从中来。
 
朱温并未听从张惠的遗言,907年他杀了两位唐朝皇帝,登帝位,荒淫无度,连自己的儿媳也不放过。
 
朱温登上帝位,并未再立皇后,908年封张惠为贤妃,后又再封为元贞皇后。
 
912年朱温死于三儿子朱友珪剑下,913年,朱温和张惠的嫡子朱友贞又杀了朱友珪登上了帝位。
 
蔡东藩有诗:
 
巾帼聪明胜丈夫,遗箴端的是良谟。
 
妇言不用终罹祸,淫恶难逃身首诛!
 
张惠是幸福的,在那个年代,她得到了朱温的爱和敬重,但终是操劳过度,倘若她没有早早的去世,后梁会是另一番模样,五代十国未必会存在了。
 
参考史书:蔡东藩《五代史演义》
 
                薛居正等《旧五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