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经典故事 >

这世间会有一只猫,替你经历所有的流浪,以此回报你全部的温柔

2017-11-19 20:55:44 杭州在线
原标题:少女和猫的离家出走(或许是我今年写的最温柔的写给大人的童话故事)
作者 羊美味老板 
 
 
写在之前:
 
好久没写故事了,献上我今年下半年最用心的作品之一。故事可能略微有一点点烧脑,隐藏的剧情比较多,只有认真读懂细节才能体味到里面的感动哦。
 
--------------------------------------------------------------------------------------
 
亲爱的少女呀,你一定要相信,这世间会有一只猫,替你经历所有的流浪,以此回报你全部的温柔。
 
(上)猫的离家出走
 
少女的猫离家出走了,在一个春日的午后,走时阳光正好,微风不噪。
 
这是少女的猫第一次离家出走,可能它再也不会回来。
 
少女在想,它走掉的理由会不会是妈妈不顾她的反对要把雅思送人,所以自己走掉了。
 
雅思是门英语考试,也是少女的猫的名字。那是一只小狸花猫,被少女收养于去年12月23日的寒冬清晨。
 
其实少女一直很想养一只狗,在她常常上网逛的那个问答社区,每个人都与世界分享自己刚编的故事和关于装逼的知识与见解。
 
而在那个“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比较有逼格?”的问题下,少女在末页写下了心里的那个小小答案:“以后等我一个人住了,我要养很多只狗,全部都用英语考试的名字命名:四级、六级、托福、雅思、GRE……”
 
少女今年刚上高二,喜欢英语这门语言不喜欢英语考试,有自己的想法但从不敢在人前说出自己的态度,所以宠物的名字就是她的态度了。
 
可是后来她捡到了一只猫,用那个著名的同性视频交友网站上的人常刷的弹幕这就叫“缘,妙不可言。”
 
可猫还是走了,和出现在她身边时一样意外,或许每一次人和猫的相遇别离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但这句话要在今天傍晚吃晚饭的时候少女才恍惚明白。
 
猫是悄咪咪的离家出走的,所以少女的爸爸和妈妈都不知道猫离家出走了。
 
少女从没想过猫会比自己先离家出走。
 
关于离家出走这件事,少女心里早有想法,也在自己脑海中演练过很多次。离家出走需要在脑海中演练么?当然,必须的,这对于少女来说这可是件很重要的事。
 
是应该在一次晚餐的时候一言不合,默默放下餐盘,回家收拾好小背包然后当着父母的面一言不发沉静冷酷的离开,还是应该在一次争吵的过程中大吼大叫“其实你们根本不懂我”随后摔门而出?
 
不,不,当然不,我才不要这么俗套的剧情,无论是一言不发还是摔门而出都仿佛是在说:亲爱的爸爸妈妈呀,你们的女儿离家出走了,她现在很生气哦,可能这一走你们就再也找不到她了哦,赶紧劝劝她回来吧。
 
世界上只有两种离家出走,一种是表达不满但还是希望父母把自己找回来,另一种是失望透顶再也不回家了。少女觉得自己两种都不是,她只是忽然有点心灰意冷了,想出去走走,或许想明白了就回来,或许需要很久很久才想明白。
 
离家出走这件藏在心里很久的事,她在去年12月23日的清晨试过一次。
 
那一天她换上了自己心爱的小裙子,又因为冷套了件外套,她挎上了一个可爱的粉色的心形小挎包,带上了这几年来偷偷藏下的压岁钱,在一个爸爸妈妈都还在睡梦中的清晨轻轻悄悄的走出了家门。
 
少女没跟任何人告别,她也很想打开冰箱说:皮皮虾,我们走。但冬天的冰箱里没有皮皮虾,倒是有瓶老干妈。少女觉得跟这个姓陶的老年女性打招呼太不酷了,所以只跟冰箱里的一个罐头说了再见。
 
可她没走多远就回来了:抱着一只猫。
 
少女和猫邂逅在一个寒冷的冬日清晨,那天没有阳光也没有风,只有冷的让人发抖的空气带着南方特有的潮湿。这一年的冬天比往常冷,比往年都冷,听说未来两三个月还会更冷。不会有多少流浪的小动物能活过这样的天气。
 
少女就在离家出走的路上遇到了猫,当时猫可怜巴巴的跟着她,蹭她的脚,她想:它一定是饿了。可是她没有食物,家里才有。
 
可是我不能带你走呀,因为我本身就是离家出走的人,我不想再回那个家了,不想再听爸爸妈妈在那吵架,他们想离婚就离婚,想怎么过就怎么过,我不想再听到他们争吵时再说出自己怎么怎么忍受都是为了我。所以以后我也和你一样要在这个世界上流浪了。
 
但猫还是蹭了蹭她的脚,这可能是它最后的希望了,天气这么冷,这条街不再适合它的流浪。
 
少女犹豫了一下,狠下心往前走了三步,然后回过头转身抱起猫回家,这次离家出走已失败告终,她甚至还没走出三条街,只在那个路口留下一声叹息:“你这算是猫的碰瓷么~”
 
有人说每一次人和猫的相遇别离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但这句话少女要在两个多月后傍晚吃晚饭的时候才恍惚明白。
 
两天后,吃饱喝足的猫不再楚楚可怜,它趁机跳上还未关的冰箱,把那个少女说过再见的罐头打翻在地。
 
(下)少女的离家出走
 
少女离家出走了,在一个春日周末的午后,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
 
这是少女的第二次离家出走,理由是妈妈不顾她的反对要把雅思送人。雅思自然不是英语考试的那个雅思,它是一只小狸花猫,被少女捡于去年寒冬的街角。
 
少女是单方面宣布离家出走的,所以爸爸和妈妈都不知道她离家出走了。
 
他们当然不需要知道!少女心想。
 
他们只顾着吵架!!今天妈妈吵输了,妈妈就过来抱着少女哭诉:我还留在这家里忍受一切都是为了你。明天爸爸吵输了,爸爸就跑过来跟少女说一通道理,让她好好念书,快快长大。
 
少女不喜欢好好念书,也不想快快长大,她只喜欢抱着她的猫安安静静的。
 
“你看你捡回来的那只小猫,又把网线咬断了,这是这个月咬断的第三根网线了,女儿啊,前几次还好,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妈妈现在可都是在开网店,要是耽误生意了怎么办?
 
“爸爸跟你说一件事,爸爸上个月新培育的那盆兰花,就是味道特别香的那个,我今天走进一闻啊,臭臭的,才发现你捡来的那只小猫在花上拉了坨屎,然后花也被压死了。你看你能不能教一下你的小猫去卫生间啊。”
 
“女儿呀,今天雅思又在床上尿尿了,我们家都快没干净的床单了。”
 
“今天隔壁的王叔叔跟我说我们家的小猫开春以后一大早就开始叫,吵的他儿子睡不好,隔壁家的哥哥今年高三要考大学了,王叔叔的意思是看能不能这段时间先把小猫寄养到别的地方……”
 
“寄养什么呀,我看不如就送人了吧……”
 
“好好的小猫还是挺可爱的,送人干嘛呀……这不女儿养的猫么?”
 
“女儿养的猫,女儿照顾了嘛?你又照顾了嘛?家里床单被猫尿湿了谁洗的?网线被猫咬断了谁换的?就连猫粮都是谁买的?”
 
“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呀,我也是受害者呀,我的花也被死了。”
 
“花花花,一天到晚就只知道你的花……店里的生意,什么事情都是我在管,你倒好,只知道养花。”
 
“我……算了,我不说了,只要女儿同意,我也懒得说,我去找隔壁老王下棋去。”
 
“你看你,除了养花就知道下棋……”
 
“我下棋又怎么不对了?”
 
…………
 
那一天,少女抱着猫坐在阳台的小凳子上,静静的看着天空中漂浮的白云,那些云变幻莫测,有时候像奔腾的骏马有时候又像被放牧的羊群。少女觉得自己就像是天边上的白云一样,风儿怎么吹她就是什么样子的。白云看上去白白的,软绵绵的的,特别像温顺的小羊,少女觉得自己肯定是也朵是被风吹成了羊形状的云,大概怎么看怎么都会听话吧。
 
爸爸妈妈在房间的背后争吵着,可是他们要送走的是她的小猫,为什么不能来问问她呢?
 
“雅思呀,要被送走的可是你,可是从来没人问过你愿意不愿意被送走呀!那我现在问你,你愿意被送走么?”少女盯着小猫的眼睛问道。
 
猫好像听懂了少女的话,特别懂事的摇了摇头。
 
于是少女离家出走了,她换上了自己心爱的小裙子,背上了一个可爱的粉色小猫形状的小挎包,带上了这几年来偷偷藏下的压岁钱,抱着她的小猫,在一个爸爸妈妈都没察觉的午后轻轻悄悄的走出了家门。
 
少女抱着猫开始了她的流浪之旅,她们去了世界上很多很多的地方:
 
她们路过一家网吧,那个陈姓老板娘温柔的对她笑了笑,总在网吧打游戏的姓叶的男人叼着烟对她招了招手;
 
她们路过上海,一个叫林澜的女军官毅然的从她们身边走过;
 
她们路过伦敦的一场演出,听着台上的那个女孩在唱《米饭是菜》;
 
她们走到了遥远的麦田间,看见那里的小麦都得了枯萎病;
 
她们在五大湖上泛舟,卡塞尔学院和芝加哥大学的赛艇竞相从她们身边驶过;
 
她们路过猫实工业大学,看到一个叫男孩开着机车载着一个像女神般漂亮的姑娘;
 
她们经过日本高山市,在一个叫古典部的教室看到一个一头长发的女孩闪着大眼睛对一个男孩子露出非常好奇的神情;
 
她们环游航行,路过一片神秘的海域,在那里一个叫做苏利的大叔正叼着烟跟旁边那个年轻人说着什么;
 
她们的船路过古邪马台国的岛屿,看到了克劳馥家的年轻女孩;
 
她们甚至还去过一个奇异的世界,在那里一个黑衣剑士正在和一个背生双翼穿着银白色盔甲的人战斗;
 
……
 
离家出走的旅途中,世界上的每个人都特别友好。
 
她们在世界走了一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她出发时是少女,回来时仍是少女。那一天她又站在家门前,穿着自己心爱的小裙子,背着一个可爱的粉色小猫形状的小挎包,揣着这几年来偷偷藏下的压岁钱,抱着她的小猫咪。
 
咦?怎么回来了?少女心想,然后低头看了看她的猫。
 
小猫不明所以的看着主人,然后亲昵的蹭了蹭主人的脸,汪汪的叫了两声。
 
咦,明明是猫,怎么发出狗的叫声呢?少女想了想,忽然世界开始旋转,在几次明灭之后少女睁开了眼睛。
 
依然是那个春日的午后,背后仍然是父母的争吵声,少女想了想,好像之前她的爸爸妈妈又吵起来了,吵得特别凶,什么难听的话都讲出来了,凶到她都害怕了。
 
她抱起了她的小猫咪坐在阳台上,恨不得离家出走,她想着想着,打算爸爸妈妈稍微停下来的时候就趁机夺门而出。
 
可春日的阳光太暖,风太温柔,她睡着了。
 
是梦么,她遗憾的呢喃道,他们还没吵完么?
 
她侧耳轻轻的听了听,房间里仍传来父母的争吵声:
 
“花花花,一天到晚就只知道你的花……店里的生意,什么事情都是我在管,你倒好,只知道养花。”
 
“我……算了,我不说了,只要女儿同意,我也懒得说,我去找隔壁老王下棋去。”
 
“你看你,除了养花就知道下棋……”
 
“我下棋又怎么不对了?”
 
…………
 
咦?竟然和梦里一样?我睡着前他们不是吵得很凶什么脏话都有么?为什么会突然吵的如此的……“温柔”?
 
少女疑惑不解,觉得难道是那个梦的缘故?然后她低头看了看,发现她的小猫不见了。
 
过了许久,她才确认了一个事实:她的猫离家出走了。
 
于是少女哭了,哭的很伤心,她哭着走遍整个家里去找她的猫,但她怎么都找不到,她哭着走过爸爸妈妈身边,爸爸妈妈从来没看到过她哭的这么伤心,连吵架都忘记了。
 
他们手足无措的盯着自己在哭的女儿,轻声的问道:“宝贝儿,你怎么哭了,爸爸妈妈不吵了好不好,乖,不哭,到底怎么啦?跟爸爸妈妈说说……”
 
“我的……我的猫……跑了……”
 
(尾声)晚饭时
 
少女一哭,整个世界都温柔了。
 
爸爸妈妈再也没有再争吵,平时无论大事小事都意见不一致的他们破天荒的头一回为了同一个目标在努力:哄好他们的女儿。
 
“女儿,尝尝爸爸炒的这个肉丝,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吃么?
 
“宝宝,试试妈妈炖的汤,吃饭前先喝点汤。”
 
“女儿,先吃爸爸炒的肉丝,我跟你说,爸爸年轻的时候,这做菜手艺就特别好,那时候……”
 
“吹什么当年呢,当年是谁死皮赖脸要喝我做的汤的呀,女儿呀,别听他的,先尝尝妈妈做的汤。”
 
“你当初不也每次来我家,都吵着要吃我做的青椒炒肉丝么……”
 
“……”
 
本来是哄少女吃饭,忽然变成了爸爸妈妈的追忆当年,话匣子慢慢打开,在两个人的斗嘴间,不知不觉就听到了好多当初爸爸妈妈谈恋爱的故事。
 
“你们……当初,也蛮恩爱的嘛。”少女不合时宜的插了句嘴,然后罕见的爸爸妈妈都脸红了起来:是啊,当初不是爱的死去活来么?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没话可说了,什么时候开始互相攻击了,什么时候开始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争个高低分个胜负论个对错呢~
 
“额……女儿, 那你先尝尝妈妈给你煲的汤吧。其实,我当年也很喜欢喝的,味道蛮不错的……嘿嘿”还是爸爸先开了口。
 
“不不,女儿,你先试试爸爸炒的肉丝,特别下饭……”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又互相谦让了起来。
 
少女觉得,好像猫离家出走后,这个世界就变了,变得温柔了。
 
可是,我的猫去了哪呢?
 
少女想着,忽然被电视里的新闻声吸引了。
 
“现在播报整点新闻,经过旷日持久的追查,今日下午,一直以来在本市持续作案的变态杀人魔在警方的追捕过程中被击毙。近半年来,变态杀人魔主要以落单少女为下手对象连续作案,遇害者已达五起。变态杀人魔上一次作案是在去年的12月23日早晨,受害者是一名刚刚离开家门的少女。由于警方加大了巡查力度,变态杀人魔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作案,这一次,他刚准备对一名刚离家出走的女孩下手,还没来得及就被我们巡逻的警官所发现,警官当机立断,立刻击毙了变态杀人魔,成功解决了少女。下面,让我来采访一下这次的英雄女警官:茉茉。”
 
“茉茉警官,您好,我是SZ卫视的政法记者浅鹿,我想问一下您,您是怎么发现这个变态杀人魔的?”
 
镜头转给了旁边的漂亮女警察,她接过话筒说道:“当时我正在用我们值班所的电脑吃……”她的那个“鸡”字还没说出来,旁边的男警官轻轻咳嗽了一声,女警官顿了顿:“正在用我们值班所的电脑进行沙漠模拟战术生存训练……对,沙漠模拟战术生存训练,一只猫突然跳上了我的桌面把我的水杯打翻了,水进到了电脑里。我追着那只猫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小巷,正好就撞见了变态杀人魔要对那个女孩下手,我当机立断,掏出了我的98K……哦,我的配枪……”
 
后面的描述可能涉及血腥场面,浅鹿记者及时抢过了话筒:“这太不可思议了,竟然是一只猫帮我们的警察破了案,可能变态杀人魔也万万没想到,这或许就是天意吧!!果然是缘,妙不可言!对此,我们只能说,多行不义必自毙,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看完新闻,少女一家人沉默了片刻。
 
“这个世界真危险呀,你看,上个受害者遇害的地方就离我们家三个街区,宝宝你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妈妈说道。
 
“以前是爸爸不好,总让你一个人出门,以后上学爸爸都开车送你。”
 
“来来,吃饭吃饭……”
 
少女又忽然想起了她的猫。她还想起了去年11月19日,她在网上看到的一篇当天发布的故事。写故事的人叫是个叫羊美味老板的家伙,常年在微博上装神弄鬼,一会儿扮成道士给人测字,一会儿又说自己发现了一种中世纪的黑魔法,只要献祭一只猫,就会让你喜欢的人获得幸福,还问如果是你,你愿意么?
 
那个故事的情节她记得不太清了,只记得里面有句话:“每一次人和猫的相遇别离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这一刻,她恍惚有些明白了。她饭也顾不得吃,赶忙拿出手机翻到去年的11月19日那天,然后瞬间泪水打湿了眼眶:
 
“你说,不愿意,可猫说,猫愿意。”
 
恍惚间,一个画面闪现在她的脑海里,一只猫站在窗台的角落偷偷窥视着窗内,而在房间里,男女主人正带着女儿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晚饭,那一刻她仿佛听到了窗台上猫的叫声,她赶忙跑过去,推开窗,什么也没有,只有满怀的春风,而窗外,东边的夜空刚升起第一颗星。
 
爸爸妈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怎么了?”
 
“没……没什么”少女关上了窗,坐回了桌前。
 
“嗯,被你喜欢真好。”少女擦了擦眼泪在心底轻轻的说。
 
亲爱的少女呀,你一定要相信,这世间会有一只猫,替你经历所有的流浪,以此回报你全部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