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经典故事 >

贫穷只会让矛盾越来越多

2017-11-20 21:37:42 杭州在线
原标题:“贫贱夫妻百事哀”是真的
作者  灵魂的浪子
 
 
五岁的男孩博博不像其他小孩一样活蹦乱跳的在这个爱玩的年纪尽情的放开天性玩耍,他更像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孩。
 
建刚是博博的父亲,沈婷是博博的母亲。他们是一对90后夫妻,是本村同龄人中结婚最早的一对,说是结婚,其实没有结婚证,因为年龄不够。我想这是农村人普遍都有的情况。
 
年轻人爱玩,爱享受,早早的过上了性生活。建刚和沈婷也是如此,两个人是一个村子里的,沈婷比建刚大一岁。两人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长大的,沈婷家里穷,还没有盖起自己家的新房,所以租房住在村子的南面。
 
沈婷家租住的房子没有西院墙,建刚是沈婷的西邻居,两家中间没有院墙。人在屋里干什么从院子里都可以看的到,早期的农村好多人家的院子都是这样的。
 
从小就在一起玩的建刚和沈婷在小时候就有了恋爱,是沈婷追的建刚。沈婷看建刚人比较实在,能干活所以就追求了他。建刚也对沈婷有一些感情,但是说不上爱。时间一长两人感情越来越深厚,沈婷跟建刚说了喜欢他,想做他女朋友。建刚也觉得该有个女朋友了,况且两个人也算是聊的来,也就答应了。
 
起初建刚在北京的一家汽车配件工厂做钳工,跟着他堂哥来的,也算是一个手艺。比起他们同村的那些在电子厂打工的人这算是优势。
 
后来建刚工作的单位搬到了廊坊市郊区,沈婷也就跟着过来了。花二百块租了房子,同居在了一起。这这边物价比建刚的老家的物价还要低,租的房子是坐北朝南的向阳的屋子,比他们家的房子还要大一点,一长排,他们租的房子在中间。厕所在门前不远处的西面。
 
建刚是属于那种特别深情的人,平时说话不多,往往越是沉默寡言的人反而更是深情地让人动容。相比整日甜言蜜语的人,甜言蜜语更像是隐形的口蜜腹剑,会让人不知不觉地被杀死在生活的牢笼之中。
 
感情不能当饭吃,犹如菜不能当饭吃一样。有菜和饭的结合才算得上是生活,蛋炒饭虽然味道不错,吃一次单纯的蛋炒饭也许会觉得不错,可是能每天都这样吗?就想过日子的人一样,家里有个女人才会像家一样。
 
男女两口子生活在一起,首先需要的是物质的基础,衣食住行,那个不需要物质的保障。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虽是古老的谚语,也道明了其中的意思。
 
沈婷给建刚生了一个儿子,生孩子的时候,沈婷19岁。整个生孩子的过程,疼的沈婷像是整个身体都被针扎一样的痛并伴随着骨头开裂的声音。都说女人生孩子的疼痛程度是这个世界上最痛的一种。建刚看到老婆痛苦的表情,泪眼婆娑的握起了老婆的手。
 
生孩子的产房是可以允许两名家属进去陪产的。建刚从儿子在老婆肚子里出生的那一刻,心里思忖着:我以后会全心全意对沈婷好的,她为了我生孩子痛苦成这样,我会好好受罪养活她娘俩的。
 
其实沈婷生孩子,并不是在计划之中的。年轻人享受着鱼水之欢的时候,大概是不会去想孩子出生以后的问题的,等到肚子大了以后,没得办法,也舍不得打掉孩子,索性就仓促结婚。跟谁过不是过呀,况且建刚对她也不错。
 
这样对他们的孩子博博来说,是一个悲哀。
 
孩子长的很快,转眼间就已经五岁了,正是遭人喜欢的时候。为了带孩子方便,生下孩子后她并没有再去廊坊跟着老公生活在一起,在外面怎么也不如在家带博博方便。好出门子不如赖在家,对于孩子更是如此。尤其对于从小出生在农村,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沈婷。
 
坐月子的时候,并没有雇伺候月子的月嫂。月嫂的工资比建刚的工资都要快多一倍了,索性建刚跟沈婷说,让我妈妈伺候你月子吧,有那钱还不如给你们娘家花了。再说妈妈是家里人,总好过外人看孩子吧。事情也就作罢。
 
刚开始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婆婆满是高兴,儿子有了儿子,自己有了孙子,刚刚四十出头的婆婆,早早的当了奶奶,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忙前忙后,吃饭穿衣,还有给娘俩送屎倒尿的活全部都是婆婆在干。
 
不想好日子过了还不到一个礼拜,婆婆便显示出了恶毒的本色。沈婷因为奶水不够,从网上给孩子买了罐装的优质奶粉,500元人民币,本没有告知婆婆,谁知见邻居大婶老张串门来看孩子的时候,说哎呀!这孩子真有福气,喝的还是这么好的奶粉,瞅瞅着活泼爱动的小身板,真是可爱。这奶粉可要500元人民币呀,500元够我们一家买一冬天的菜吃啦!
 
邻居老张大婶平时是做伺候月子的工作的,认识这种优质奶粉的牌子。被旁边蹲在地上给孩子洗尿布的婆婆听到了,这下糟了。当天中午吃饭后,便打了电话给儿子,诉说着“不孝的儿媳”。
 
“喂,建刚呀!你快管管你那媳妇吧!了不得啦。”
 
“妈,婷婷咋啦?”
 
“你老婆从网上买了罐奶粉,花了五百块钱呢,才那么小一罐,我看还没出月子了肯定就让娃儿给造光了。这日子可咋过呀?”
 
“妈,那是婷婷的事,你就别操这个心了。再说了,婷婷买好奶粉也是为了你孙子好,妈说是不是?我还能给孩子挣钱呢,能给孩子创造好一点的条件,当然给孩子好点的条件啦!”
 
“儿子呀!你还是年轻,不懂事。咱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给你娶了媳妇,又配了东面的三间正房,欠了一屁股债,现在应该省吃俭用好还亲戚朋友的钱呀!照这样下去,这个家非要被你老婆败掉才好。”
 
“妈,从我们结婚后,您就一直说,让我们过自己的,自己养活自己,我们现在就是自己养活自己。您就别添乱了行吗?我刚吃了午饭,现在十二点五十一分了,我们下午一点又要上班了,我马上又要去了,您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挂了呀?时间紧着呢?从食堂走到车间得五六分钟呢,还得是在排队人少的情况下。现在这个点,人肯定多,我赶紧走呀!挂了呀?”
 
“昂!挂吧!娶了媳妇忘了娘,我可真没白拉扯你长这么大。最后再跟你说一句,调教好你媳妇,不然这个家迟早完蛋。”
 
建刚根本没有听清楚最后他妈说了什么,心想肯定还是她那一老套的说辞,什么节俭啦!你媳妇厉害的,俺们连句话也不敢跟人家说之类的话。索性也懒得听了,便匆匆挂了电话,又匆匆的朝车间的方向飞奔而去。
 
要快一点,再快一点,要不然就迟到了。迟到是要被扣钱的,一次扣五十,这是他小半天的工资呀。他可舍不得。终于还是没有迟到,回到了工作的岗位上。
 
给儿子打完电话以后,婆婆也不给儿媳洗尿布,也不端屎端尿了。
 
其原因是沈婷买了500元的某名牌优质奶粉,此事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婆婆恨铁不成钢,怪怨儿媳不节俭,不懂得过日子。还说这要搁在我们父辈生活的那会,你会被批斗死的。
 
建刚索性两头都不得罪,一边是亲妈,一边是老婆,向着谁都不太好,我就做个谁都不偏不倚的中间人吧!
殊不知向来中间人最为难当,犹如抗战时期的汉奸,最起码得有将军的头脑,既能审时度势,又能决胜千里,平衡着两方面的关系不说,时刻处在危险的泥沼当中,一不小心就会被拖死在这泥潭里面。
 
往后的日子自然也不能好过。沈婷拖着坐了半个月子的身体,除了洗衣做饭,更要给自己和孩子端屎尿。婆婆不伺候了,也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沈婷的妈妈每天还是会抽空过来,帮忙照看一会孩子和干点杂活。
 
这毕竟也是很小的帮助,不是沈婷妈妈不端筐,而是沈婷家里也是不堪重负。沈婷的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八岁,一个六岁,也是正需要妈妈的时候。每天接送上下学,还有日常起居,沈婷爸爸在田地里整日忙碌着,自是无暇顾及。沈婷妈妈还要抽时间干些院子里的农活。
 
婆婆平日里也不和沈婷说话了。说是婷婷这孩子太厉害,惹不起。日子过的辛苦,但也总算熬了过来,终于出了月子,沈婷和孩子搬到了母亲家和母亲生活。
 
千家的辉煌灯火都不如自家的油灯一盏。回到自己家,妈妈给做着可口的饭菜,时不时也会帮自己干点活,沈婷的心里很是温暖。也没有再提起和婆婆的事情。
 
妈妈会时不时的问起沈婷,建刚对你好吗?他家里人对你好吗?沈婷也只是回答:妈,挺好的。你就放心吧。刚子对我很好,每个月4000块的工资他只给自己留五百,剩余的都给我打回来。有时候我都会心疼他。一个大男人500块怎么够他日常的开销。又要处人际关系,还得自己生活,他还抽烟喝酒。
 
沈婷没见过啥大世面,道理还是懂的很多。妈妈也就作罢。其实身外同一个村里的人,谁还不知道谁那点性格?身上几个虱子都是极有可能的,妈妈知道这孩子从小善良,懂事。嘴上说着过的挺好,其实很难的。结婚时答应给的共六万元大包干的钱,也只是给了一半而已。
 
至于轿车嘛!更无从谈起了,现在那个女孩子结婚人家不要轿车呀,男孩子都喜欢车,有钱的一般都会买的,就算买不起好车,国产的车也是一个选择。沈婷对此无怨无悔的跟着建刚生活着。
 
孩子大些了,便带着去了建刚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逢年过节,少不了回家探亲,工厂里也是有假期的。看见建刚的男同学们把车停在了建刚家门口七米宽的巷子里。刚从妈妈家回自己家,也就是建刚的家的时候,沈婷心里不免也些酸楚,看着虽然都是家里出钱给买的车的村里的同学们。心里也会不舒服,当初答应三年给买的8万元的轿车,连个车轱辘都没见着,建刚虽是有了驾驶本,就像是有了锅的水,就是没有那燃烧的旺火一样显得冰冷。
 
在和生了孩子的女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自然是少不了家长里短的话题。诉说这属于她们的喜怒哀乐。
 
你男人对你不好啦!没结婚前像燕子想飞那里飞那里,结婚后像笼子里养的肉鸽,任人宰割!
 
我男人没结婚前对我百般呵护,以前我想吃什么,他立马给我去超市买,现在想吃啥,自己去吧!谁待管你?
 
她男人挺好的,你看人家还是像没结婚以前对她一样好,无微不至,人家家里也有钱,把以前那辆捷达车给他姐开了,又换了辆全新的斯柯达轿车。
 
……这群从小一起长大的姑娘们,诉说这自己的疾苦与欢乐,沈婷当然也参与到了其中。本不是那么看中物质的沈婷,随着时间的流淌,也慢慢变得市侩,这并不是说只是物质上的在乎,更多的是脸面上的事。谁不想被人说嫁的好呀!
 
近些年来,农村彩礼日益高涨,自己彩礼没给完不说,车又没有。自己还受着婆家的气,老公嘛!人倒是还行,重情义,可是情义并不能当饭吃。又想起自己和婆婆吵架的时候,建刚虽然不参与什么话也不说。心里其实也是向着婆婆的,这种情况,建刚没发张嘴说。
 
私底下,建刚还是会跟婆婆说,妈,婷婷不懂事,您就不要生她的气了,大人不计小人过等等之类的话。这话当然不让沈婷听见,要不然,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又要在嘴边叨叨个不停了。
 
刚结婚几年,沈婷是不大会讲那些东家长西家短之类的话的,大环境的影响没办法,人终究是环境的产物。有一次,婆婆和儿子的对话被沈婷听到。
 
夜幕降临,沈婷像是怨妇一样的和建刚说起了此事,越说心里越越火,声音越来越大,两人撕扯着嗓子喊着,沈婷的嗓子都喊哑了。
 
住他们隔壁的婆婆和公公听到后前去劝架。夫妻两口吵架劝架这种事,最怕别人的参与,婆婆的话像是火上浇油,让火势燃烧地愈来愈往!本来两人可能没啥事,也就是吵吵嘴,出出气!公公是个本分人,一直说:刚子你多照顾照顾你媳妇,怎么能惹婷婷生气呢。
 
咋啦?咋啦?说你还不行啦?你可厉害死呀?从你嫁给俺们建刚,我受你的气就不说啦!俺儿子受你的气,还不让我和俺儿子说说了。惹着你啥了?我这婆婆对你赖啦咋里?
 
俺儿子啥时候受过你这样的气?  婆婆撒泼似的咆哮着的话,像极了建刚奶奶。建刚的奶奶是出了名的厉害,守着三个儿子长大,把三个儿子受成了两个光棍。建刚的大爷、大二爷都是光棍,大部分原因都是建刚奶奶的嘴造成的。
 
建刚爷爷家那时候挺好过的,爷爷是地主的儿子。娶亲时整个村子来贺喜,比过年都要热闹的多。无奈,奶奶那张嘴,期间有不少人给两个大爷说亲,一说到彩礼,建刚奶奶就说:俺们没钱,没钱!不停的哭穷。
 
她的哭穷,害了大爷和二大爷一辈子,老三最小,不能也让老三打光棍了,所以派人终于给说了一门亲,老三也58岁了,35岁才娶的邻村的建刚的妈妈。
 
沈婷实在没有力气再跟婆婆吵了,嗓子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沙哑,嗫嚅着才说出几句话。
 
妈!过日子的是我和你儿子,不是你,你和你儿子说那些话,我也就不说了,你还管我俩吵架?你啥还想管里。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和建刚奶奶一样的恶毒。要不是我嫁到你儿子,你儿子肯定像建刚两个大爷一样,被守成光棍了。沈婷用低沉的沙哑嗓子说着。
 
当天的事情以婆婆让公公有力的双手拉到婆婆那个屋里而收场。
 
博博在父母不停的吵架中间还有婆婆时不时的和妈妈吵架的中间。性格变得极其的内向,本以为是孩子说话迟,可是这都五岁了,还是不会完整的说一句话。有时候冷不丁的会叫一声爸爸或者妈妈。
 
等到建刚和沈婷有一天发现的时候,带孩子去了北京的大医院去给孩子看病的时候,被医生告知,你们怎么不早来呀?咋当的爸妈?检查过后,被确诊为孤独症。医生说,孩子平时不怎么说话,而且会见了什么东西都想用脚不停地踢,对吧?而且还挺活泼的平时。
 
建刚和沈婷两个人焦急地点着头,又追问着医生该怎么治疗的办法,医生开了一堆药后说了一些话。
 
这话让两人终生难忘。
 
孩子嘛!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没有吵架,没有愤怒药物的治疗只是起一个缓解的作用!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在家里肯定老是吵架,吵架的时候,面目狰狞,像是鬼片里的大魔王!把孩子吓着了。现在你们必须要改变一下了,要给孩子一个和谐的家庭氛围,或许等孩子再大点,会越来越好,要不然的话会变成一个傻子,我是医生,行医这么多年,不会说谎话的。你们必须要重视了。听明白了吗?
 
开好药后,两人并没有太在意医生说的话,以为医生不过吓唬我们罢了,只不过想多收取些医药费才会把病情说的如此严重。
 
然后就从北京的医院回家了。回家以后,给孩子吃了医生开的药以后,慢慢地不再那么狂躁了,脚踢东西的时候也很少了。而且会说爸爸我要吃东东,妈妈我要喝奶奶之类的话。
 
好景不长,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三个月,期间他们还是天天会吵架。沈婷会说些我怎么会嫁给你这个无能的男人之类的话,建刚会说些人们都是这样过日子的哇!有啥无能不无能的呢?况且我还有点手艺呢?比他们在电子厂强多了吧之类的话。
 
三个月后博博变得一天一个字也不说了,比以前更狂躁的看见东西就踢。活泼是更加活泼了,活泼的像是疯了的狗。
 
建刚拿着医生给开的药的盒子,又去了北京的那家医院,找到了给博博看病的医生。说明情况以后,医生说:你们到底还是没有听我的话呀!这种病,其实也不是不能治疗,可是你们没有按照我说的意思去照顾孩子。我听了你跟我说的情况,就不想瞒你咯,孤独症晚期了,治不了了。孩子傻了!早就跟你们这些家长说过,偏不听。到时候,孩子出事了,就都又来找我。我也没有办法了。另请高明吧。孩子长期在那种环境下,不傻才怪!
 
医生的话让建刚的后脊骨发凉!出了医生办公室的门口,瘫坐在了门口的靠椅上。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
 
建刚还是不大信这位医生的话,便从老家带着博博又来到了北京,北京城的各大医院都跑了个遍,得到的答案无出其右,有过之而无不及!
 
建刚心里那个悔呀!为什么当初自己和沈婷就不能好好相处呢?我们过不好也就算了,还连累了儿子。现在刚把结婚那会欠的钱还的差不多了,现在给博博看病的钱还是又跟亲戚借来的。心如死灰,北京是全国医疗条件最好的城市,北京看不了的病,别处更看不了了。建刚心里明白,这孩子算是傻了。
 
回家后,沈婷也知晓了此事。小两口也不再吵架,沉默良久之后,紧紧相拥在了一起。
 
抽泣的声音大过了他们平常吵架的分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