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读书指南 >

《国境以南太阳以北》--热闹的世界有时也很孤单

2017-11-19 20:38:24 杭州在线
原标题:《国境以南太阳以北》没有爱情,只有你
作者  不朵
 
 
这本书是我趁着今天早上前两节没有课跑去图书馆借的。本来没想着借它来着,当我找到原本打算借的书往回走时,无意间看见书架上放着许多村上春树的书,就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村上春树的书之前我只看过《挪威的森林》,不是太喜欢他的风格,觉着好压抑好冰凉却又很美丽。这本《国境以南 太阳以北》读来感受也大抵如此,然后就去扫码,去教室上课了。
 
我是最乐意读这样的书的,故事性很强,一直吸引着我。我愣是一口气把它看完了,直到看到最后一页的最后一个字,都不愿相信就看完了,还有返回上一页再看一遍,又看到全书的最后一个字时,才相信:真的看完了。
 
看完之后心中只剩一句话:这是一个鬼故事。故事还没完。因为总觉故事还没完。就像一个人正在说一个谜底但是说到一半就突然停下了。
 
整本书讲了初君这个人到三十七岁的人生,之后的也没写。与其说是写他的人生,我更愿意说讲的是他的感情。
 
我们生来孤独。初君从一个十二岁小男孩到一个三十七岁的中年男人,依旧孤独即使在面对熟悉的妻女。我们都在不停地成长,我们会老去但是永远不会有长大的那天,长大的只是我们的躯壳。看见初君,我感到前所未有压抑。好像我在直面孤独,在和世界对话。
 
在我的生命中,你来过一下子,我怀念一辈子。岛本,初君说是他的爱情,我说是他的理想,也是他的同类。初识,她是一个孤独的小女孩,重逢,他是一个拥有普通幸福的中年男人。曾经拥有过的灵魂般的交流恍如隔世。可是那种感觉从来都在心里,因为在你之后,再没遇见如你一般的人。
 
初君的第一个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泉,是一个遇见他之后变得孤独的人。因为他,生活给了泉理由把自己从一个时常面带微笑、活泼阳光的女孩变成了一个连小孩子看了都害怕的人。她的世界仿佛化作一潭死水,不再有丝毫的生气,以为美好朝气的人生却在某个时刻戛然而止。和泉分手之后,初君说:“但我那时还不懂得,不懂自己可能迟早要伤害一个人,给她无法愈合的重创。在某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就在他透过车窗看见泉那面如死灰的脸时,他懂得了。
 
遇见有纪子,初君说:“和她在一起,我得以深深感受到十多年来自己连续失去的东西的分量。我几乎白白耗掉了那许多岁月。不过卫视还不晚,现在还来得及。”岛本是梦想中的爱情,泉是现实中的爱情,而有纪子则是婚姻。有纪子,初君的妻子。在我看来是拯救他的人,也可以说是他们相互拯救彼此。无数个孤独的人聚在一起就形成了这个热闹的大世界,我们都在这个热闹的世界里飘荡着,当一个孤独的人和一个不再奢求什么的人遇到一起相濡以沫,幸福也就是如此罢了。
 
整本书的每一页都萦绕着重重的孤独、空虚、沉重,像丝带般缠绕着,千丝万缕,透不过气。像是陷在泥潭里想挣扎却一点力气也没有的恐惧!十分压抑!
热闹的世界有时也很孤单
 
岛本于初君就像是一座废旧、古老、乌漆嘛黑的铁房子里打开的一扇窗户,因为她的出现阳光得以照进来。(这里我忍不住会把自己想成初君)我从这个窗户里爬出来,暖烘烘的太阳照着我,心眼的空气在周围飘着,那孤独的发霉味变得谈了许多,我暗自庆幸。但是我害怕别人会发现我偷偷爬出来了,就下意识的去把那窗户关上了,我并没有想过,也许岛本还在里面。
 
“岁月这东西是要把人变成各种样子。”看到书里的这句话时,我想到:我们的一生都在成长,没有谁能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也许你能预想到明天、后天……但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呢?你什么也不可能知道,这也正是未来的迷人之处。因为“我们只能在有限的可能性里存在。”
 
在初君和岛本睡了之后,她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地消失了。满腹心事的初君在浑浑噩噩地度过许久之后,有一天对酒吧的演奏者说不要再弹《STAR CROSSEO LOVERS》了。他说“我之所以再不想听那支曲,并非因为一听便不由想起岛本,而是它不再如从前那样打动我的心了。”这让我想起电视剧里甚至生活中很多人都会说的:当男人得到他想要的女人之后,就不会那么想了。所以不管真的经历过的还是没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大多觉着男人负心、薄情,得不到心巴巴儿的天天想着,得到了就不珍惜!真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但是什么原因呢?“当男人得到他想要的女人之后,就不会那么想了”真的是因为男人负心、薄情吗?我觉得这只能是其中一个原因。好比人吃饭,饿的时候想吃的不得了,吃饱了就不再想吃了,哪怕那是他刚刚还吃得津津有味的那碗。
 
初君和岛本十二岁没有任何告别的断绝联系,三十六岁的不期而遇。真的是世界太小?绕来绕去又回到了原地吗?恐怕只有上天知道。我想久别重逢大概只是因为她/他没有忘记你,仅此而已。要是分开了很久都没有再见只是因为对方早已把你忘了而已。
 
所以我说国境以南,太阳以北没有爱情,只是有你而已,我便奋不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