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生活 > 美食 >

美味的螺蛳粉,陪伴我度过了很多的日子

2017-11-09 19:26:41 杭州在线
原标题:跟螺蛳粉「谈恋爱」的日子
作者 贱公子
 
1
 
上午在公司上班,跟同事围在一起聊天。他们大多数是武汉本地人,彼此间用方言交流,我听得明白,倒也没觉得有何不妥。
 
现在的人,大多都算吃货,自然而然就聊到吃的。刚提到吃的问题,每个人都会把耳朵都竖得老高,深怕一个走神,美食就会从耳边溜走一样。大家兴致正好,不知是谁突然说了一句:“好想吃一碗螺蛳粉!”刹那间,办公室像被扔进了一颗炮弹,所有人都像炸开了锅。
 
 
有人说:“螺蛳粉这东西还是好吃(qi),就(dou)是闻起来很尴尬。”众人纷纷发表自己的不同见解,好似一场激烈的辩论赛。“你要在办公室吃,整个下午都是这个味儿!”一位同事异常决绝地说,好似跟螺蛳粉势不两立一般!我的心情变得越发沉重起来,仿佛螺蛳粉的芬芳正弥漫在四周一样。
 
螺蛳粉的味道如何,我从来没敢轻易尝试,但对它的弥漫在空气里的气味,却是避之不及,实在不能避时,马上屏住呼吸,倒地装死!
 
关于螺蛳粉的气味,我听说过一个极其生动的例子。
 
夏天时认识的一位朋友,她之前发过一个朋友圈,内容大概是自己在家煮了一包螺蛳粉,正吃得津津有味,她妈闻到气味,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大夏天的吃什么不好,非要吃大便!”
 
螺蛳粉的气味,大概就隐藏在这段独白里。
 
2
 
关于螺蛳粉的最初记忆,是大学一个室友带给我的。那时大一,对全国各地的风俗民情不算了解,映像最深的,就是东北人那敦厚有力的发音。
 
有回坐在宿舍玩电脑,一股异味突然毫无征兆地传进鼻孔。我惊得四下张望,看向门窗,全都关得紧紧的,也不会有风进来。旁边室友正在吃面,吃得津津有味,丝毫没有察觉。
 
我望着他,以为自己出现幻觉,又不好意思打搅他的兴致,憋气冲出了宿舍。到了外面,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仿佛再多等一秒,自己就要瘫痪窒息。
 
后来听说,室友吃的是螺蛳粉,这是他们当地的特产。有了第一次惨痛经历,每逢他吃螺蛳粉时,我们都很自觉地出去。他也很是自觉,每次吃粉,都习惯把门窗关着,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防止气味泄露出去!”想必他也知道,螺蛳粉的气味要是弥漫出去,是会引起公愤的。
 
有回一个朋友推门进来,还没说话就捂着鼻子,憋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你们宿舍什么味儿!”说完就悻悻地走了。
 
3
 
大家住在同一屋檐下,脾气不好发作,他每次吃,我们都远远地避开。有时看书回来,宿舍的味儿还没散去,常常蒙在被子里睡觉。半夜醒来,气味依旧存在。
 
宿舍对面有四个活宝,跟室友在同一个班,彼此很玩得来。刚开始时,他们同样很难适应这个味道,一起待的时间久了,不知怎的,他们竟也开始吃起螺蛳粉来了。大概先是看着室友吃,自己也想尝试,加上室友循循善诱,他们终于也开始吃了,并且吃得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四个,一个重庆、一个贵州、一个安徽、一个云南,每次总点四份,齐刷刷地吃,我们寝室只有一个,他们宿舍四比一,遥遥领先。
 
结果他们宿舍的味儿,变得越来越深不可测……
 
“真的好吃,不信你尝一口。”对面宿舍的人老是喜欢这样向我调侃,我连连摆手,终于从他们宿舍逃了出去。偶尔跟别的朋友聊天,都对螺蛳粉嗟叹不已,但当地人,为之疯狂的程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有个夜里,我抱着书从图书馆里回来。旁边有几个女生,灯光很暗,看不清对方的脸,走着走着,有个女生突然语重心长地冒出一句:“现在好想吃一碗螺蛳粉啊!”听到这话,我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再听几句,感觉螺蛳粉是这个女生这辈子吃过最好的食物。我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越走越快,甚至开始迈步跑了起来。
 
那一回,着实把我吓得不轻,心想你一个好好的黄花大闺女,吃什么不好,偏偏要吃……
 
4
 
三年多过去了,我们早已对螺蛳粉形成了绝对抗体。室友依旧关着门吃,我们也学会心安理得地坐在旁边看看电影,或者玩玩游戏,谁也不说螺蛳粉的一句坏话。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说,我们尊重民族文化。
 
五月里,我回恩施。跟女友走在街道上,空气里突然传来一阵异味,我的第一反应是:“噢!恩施居然也有螺蛳粉!”
 
刚准备开口向女友夸夸这赫赫有名的螺蛳粉,话还没到嘴边,就看见旁边放着一坨神秘之物,甚是新鲜。方圆几米都是这个味儿,一时间,想要自宫的心都有了。我赶紧拉着女友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连解释都觉得分外多余。
 
大概这是螺蛳粉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如今大家忙着工作,对面的朋友也走了两个,跟螺蛳粉「谈恋爱」的岁月,大概是要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