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生活 > 百科 >

苍茫中再也没有踪迹,命运似一阵无情的风把她带走

2017-10-27 20:13:18 杭州在线
原标题:无论她多么费心,卡卡还是被人道毁灭了
作者 墻角的雏菊
 
 
在海里截浮截沉的时候,卡卡被人发现,报警救起之后,消防员把她安置到动物之家。
 
卡卡是一只狗,一只被人遗弃的女唐狗。获救的卡卡很快又面临绝境:如果再也没有人收养,她就会被人道毁灭。
 
动物之家经费有限,送进来的猫狗源源不断,超过时限无人领养就是死路一条,生死关头丽思收养了卡卡。
 
刚开始的时候,卡卡很敏感很胆怯,忐忑哀伤的眼神,一点点声响都会让她夹着尾包逃跑,或者原地打转焦躁不安。出去散步碰见其他狗,人家汪汪地向她打招呼,她却一脸冷漠,耷拉下脑袋缩到一边去⋯⋯丽思说,卡卡遭受过虐待,有精神创伤后遗症。
 
丽思对卡卡很宠溺,千方百计想要重燃她做狗的斗志,重新建立对人的信任。
 
卡卡看过兽医之后,身上的伤很快就好了,可心理的伤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所以,丽思为了卡卡,开始积极投入到各项户外活动,以前只会参加市区聚会的她,开始热衷去远一点的郊野山径和海滩,再晒再热再远再辛苦,也会去,她想让卡卡多见见人、跑跑海滩、爬爬山、晒晒太阳。
 
所以一到周末,在集合地点,我们就会看到丽思大包小包的,牵着卡卡出现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母亲。
 
丽思还沒有結婚,一個人住在香港,有一份IT工作,她年轻貌美、性格开朗,心地出奇的善良。我很喜欢她,她叫我去哪我就去哪,不想去也要去,所以我也像卡卡一样,跟着丽思到处去强身健体。
 
在我们第一次跟卡卡爬山的时候,大家一趁卡卡钻进草丛就窃窃私语,他们揣测卡卡漂浮在大海,到底是自寻短见还是被人抛弃⋯⋯卡卡一回来他们就打住了话题,好像卡卡能听得懂,而且听懂之后会伤心,他们不在她面前议论她的身世。
 
卡卡怪惨的,究竟她经历过了什么,天才知道。
 
朋友们养过狗,所以很懂卡卡,而我跟狗有过交集的,就是童年时期到乡村玩,被狗追到鞋子飞掉的一点印象,不是太美好。
 
加上丽思说过,卡卡偶尔会情绪失控,我更加对她有戒心,不像其他人,动不动就向她示好:卡卡今天好漂亮哟⋯⋯今天真棒啊⋯⋯今天没有发脾气喔⋯⋯会轻轻去抚摸她,喂她喝水,细声细气跟她聊天,有时拍拍她叫她不要怕。
 
我却不太敢看卡卡,怕眼神激怒到她。以她的遭遇,就算咬我十口,也难抵消她对人的怨恨吧!所以我只敢在平坦的路面牵她走走,万一她扑过来我也逃得快。
 
我们之所以要轮流照看卡卡,是因为丽思她自己,行程还没开始走多久,就已经累成了狗。眼看她满头大汗气都喘不过来,似乎下一秒就会晕过去,我们赶忙帮她背包包,替她牵卡卡,提醒她喝点水。
 
其实丽思才是最需要锻炼的,卡卡反而看上去很强壮很健康,毛色亮油油的,还常常走在我们前头,比丽思和我强多了。
 
我们爬山的地方有时离丽思家很远,卡卡不准进入巴士地铁,丽思就带她坐的士出来,到了目的地一给钱:哇六佰!但丽思说值得的。
 
带卡卡出门诸多不便,市区餐厅进不了,我们只好去乡郊的大排挡,卡卡老是挨着我坐下,她吃东西摇头晃脑的,舌头咂来绕去,口水好几次飞弹了过来,我好烦她。有时还要跟她一起挤的士,常常回到家,我一身的狗毛,都是卡卡的。
 
丽思在收养卡卡之前,有过一个贵妇狗,好可爱的,但有次散步,那小东西蹦蹦跳跳进入树林里不见了,找很久都找不到,丽思伤心极了,还发誓不养狗了。
 
但她还是把来路不明通身毛病的卡卡带回了家,累个半死不说,还要花掉很多钱!
 
丽思说了,像卡卡这样的,更加要人爱。听起来叫人想起那些美国夫妇,他们专程到中国的福利院,领养走一些身有缺陷的小生命,他们也说要给可怜的孩子更多的爱。
 
还有那些无国界医生,那打死我也不敢去的地方,他们勇敢地去了,危难中救死扶伤,像绝境中的一缕阳光。
 
丽思也是心怀悲悯的人,有一年她辞去工作,到泰国做义工,一做就是一年。
 
世上总有这些人,他们做着让别人美好的事情,不求回报,默默奉献,视帮助他人为己任。
 
自从跟卡卡住在一起,丽思没有再去旅行,她不放心别人照顾卡卡,连晚上都难得出门,说来真怪卡卡居然怕黑。想约丽思出来逛逛街吃东西,只好在白天了。
 
那天,我们约好去下午茶,那家店在尖沙咀,据说蛋糕极好,就算78元一小份,也照样很多人去吃,总是排很长的队伍,而且蛋糕出炉数量有限,每人只能点三份。
 
我们有丽思早早去排队,很快就可以进店坐下,也许蛋糕太贵,也许位置得来不易,我们吃蛋糕时一小口一小口的——珍而重之,都觉得好好吃。
 
然后丽思就说等到不用限量,她要买一整个的回去,卡卡也很爱吃蛋糕⋯⋯我们哗了起来:好贵的狗粮!她解释:一个月也只能吃得起一次⋯⋯我们节衣缩食惯了,一时间很羡慕卡卡。
 
离开的时候,我们把吃不完的蛋糕带走,我吃剩一块,丽思还有两块,她说要带回去给卡卡尝尝,看看她更喜欢哪种口味,我们又哗了起来!
 
想起小时候,我爸他加班,工作餐是市面少见的点心,他舍不得吃,就带回家,看我和我弟吃得高高兴兴的他就很满足,我想丽思也是抱着那样的心情把蛋糕帶回家的吧。
 
可是不管丽思待卡卡多么好,卡卡到底还是犯了病⋯⋯本来我们都以为她已经好了。
 
那天晚上,卡卡毫无征兆的,突然去攻击丽思,无论丽思怎样劝阻,都没办法令她停下来,丽思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刺激了卡卡,只好打999,救护车赶到时,卡卡已经停止发狂,看见救护员抬走被咬得满身是血的丽思,卡卡一脸的惶恐和内疚,可是又有什么用?卡卡也被渔农署带走了。
 
以前卡卡也咬过丽思,那次我们看过丽思的伤口,不算严重。
 
但这次实在惨烈,丽思手臂上密密麻麻都是伤,有些缝过针的地方,像一条条蜈蚣爬在那里,好可怕!丽思说咬偏一点就是人家割脉的地方了,当时她拼命用手护脸,所以伤都在手臂手腕手背上,唉可见好心不一定就得好报,这卡卡真是!不过明明知道卡卡这么危险,还是要带她回家,唉这丽思也真是!
 
丽思看上去更瘦了,因为茹素本来就瘦,经历过这件事——更瘦得像个纸人,轻飘飘的,叫人看了心疼。我问卡卡呢?她不作声,旁边有人说,像卡卡这种情形肯定要人道毁灭⋯⋯
 
丽思眼睛红起来,说没有勇气去打听卡卡,她怪自己:如果不叫救护车,自己能够处理伤口的话,卡卡就不会被渔农署带走⋯⋯说完苍白的脸上滚下泪来。
 
也许狗跟人一样,一旦精神失常,就会控制不住伤人,不同的是,人可以送去医院治疗,但狗注定要被人消灭。
 
跟卡卡一起的户外活动维持了两年多时间,就这样结束了。
 
那个曾经被我嫌弃的卡卡,让我生平第一次敢摸狗头的卡卡,跟我一起坐在山石上大力喘气的卡卡,挨着我一起吃大排挡的卡卡,像她散落在荒野里的那些狗毛,苍茫中再也没有踪迹,命运似一阵无情的风把她带走,我知道我是再也不会见到卡卡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