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生活 > 百科 >

人的奴性是与生聚来的,但自律会让自己不去做个“伸手党”

2017-10-27 20:14:06 杭州在线
原标题:写作,是与自己的晤谈
作者 庶人米
 
窗外秋雨潺潺,我在室内手捧一杯清茶透过窗凝视着。云雾缭绕在湖泊之上,淡淡的,朦朦的,把我拉入了一个梦镜的回忆中。
 
最开始接触写作是在上小学时。当时,老师以让我们造句开始练习。因为父母的离异,我变的性格内向,上课时不爱举手发言,每次都是老师主动叫我的名字,我才慢慢地站起来回答问题。记不清是用哪个词让我造句子了,只记得说完后老师说了一句至今都让我记忆深刻的话,她说:“驴唇不对马嘴!”然后同学们哄堂大笑。我坐下后,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掉落下来。课下仍旧被同学朝笑着。
 
回家后我又痛哭了一场,并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造句。我去书店买了作文书,反复阅读并试着背下来看。后来,每次作文课我都在期盼着老师叫我的名字,在等了几周后终于叫我了,我回答完后老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并让大家向我学习。内向的我刷一下脸红了,但内心泛着高兴的涟漪。之后到写作文,老师都大多第一个叫我起来做范文给大家读。通过这件事让我内向的性格多少有所改变。敢主动举手提问和回答问题,敢课下主动和同学讨论。
 
我把我的这一切都写在了日记中。那本日记本见证着我写作的开端和成长的最初岁月。
 
随着父母离婚又复婚的分分合合,给我造成了总有心事的孩子。没有人诉说时,我把自己想说的话,想发泄的都变成了文字写了下来。我在日记中写了无数次为什么,答案我在苦苦地寻找。我多次放下笔,试着让自己不要激动,因为情绪会影响行为。内心孤独的人,如果不把这份孤独感与人分享,会导致情感的极端爆发。
 
我调整好心态,重新握笔,想真正的与自己谈话,交心。与自己谈话,我可以畅所欲言,那些在心底里被岁月尘封的话语,那种难以启齿的伤痛,我有勇气再一次提及。我一次次地与自己对话,这种畅谈我称它为心灵上的晤谈。
 
我安慰自己:世界上不只我一人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那缺失的爱上天总会换个方式弥补回来。
 
我告诉自己:自己不是那种美得惊艳了流年的女子,得不到被灿若星辰的男子的爱也没关系。但要做就做一个精美如古瓷,素朴如青竹的女子,终会遇到自己的幸福。
 
我督促自己:人的奴性是与生聚来的,但自律会让自己不去做个“伸手党”。
 
我鼓励自己:不要逃避困难,或许那是一种无言的挑战,成功就是要看你的坚持。
 
杯中的清茶突然洒了,我从回忆中被拉了回来。雨很小了,最远处的天空露出点点阳光,撒在远山上。我走出去,秋风拂面,有些凉。云随风动,像是在缠绵,在诉说着情悠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