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资讯 > 国内 >

原标题:今日随想 作者 则水 独自漫步在放满书籍的图书馆和独自漫步在自然气息浓郁的丛林一样,皆是一件让

2017-10-27 19:09:59 杭州在线
原标题:今日随想
作者 则水
独自漫步在放满书籍的图书馆和独自漫步在自然气息浓郁的丛林一样,皆是一件让人称心欢快的事。
 
每一次步履停止,举手翻越一本或薄或厚的书,都充满了一种面临树木、土地和自然的神圣的意味。心思过往,一本书绝不是一本印着字迹的纸张而已,其中含蕴着一位作者或浅薄或厚重的思考,含蕴着一个人短短人生的某一刻绝妙的想法或某一段惊心动魄的事迹。无论现实还是想象,散文或者小说,都是一个人在这世界留存下的存在过的明证。都是每个人生活和灵魂交汇出的恋曲,充斥着生灵所携带的独特的韵味,在一片土地上静静的发散,不言不语,而摇曳生姿。
 
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都是一个自然,也在一个更大的自然里寄居着。体内的灵魂映照着体外的法则,我们目视着庞大的宇宙,也目视着我们自己。我打算做一名康科德“圣人”的门徒,不过也或许是几天。
 
我打算将每个人都比喻成一棵树,岁月给予我们土地和营养、天空、太阳和汩汩的溪流或是一阵雨水,让我们得以畅饮。当我们生长时,娇嫩的皮肤在经受了风吹日晒后渐渐皲裂,渐渐的布满了伤痕和快乐的印记,渐渐的有了态度和情感。我们立足土地,却也渐渐昂首天空,忘却了脚下,偶尔低头,但风声飒飒,也只好留下一道与世皆同的轻蔑的目光,然后赶紧抬起头来。我们还会努力向上,以争夺到更多的阳光和雨露,来供自己维持粗壮的身躯和替代与身躯相比日益消瘦的根茎。我们也渐渐的成了某一类的品种,成了整片山林里的某一种,而不是某一棵。我们将生长和获得看做是我们生存的唯一价值,为此我们不惜牺牲我们原本的身体、自然的构造和完整的性灵,而甘心成为一块巨大木头,最后构成某种机器的零件,并渴望发挥出更大的功用,来获得更多的称赞。我们忘记了或许一颗生长在阴暗角落的小树苗为大地献上的清晨甘露远远多于一棵庇荫宽广的大树,一颗矮矮的桃树所呈上的果子也远比一些硕大的观景树多得多。
 
但我也并不是否认一棵大树的价值,我只是比较赞成那位“圣人”的思想罢了,仅此而已。
 
喜欢书,不仅是在于其中所铭记着某一个人的人生,我想书籍对我们有着更大的价值,即“书除了赋予灵感,别无目的。”我相信当我们去观望现世的或过往的,更或者是未来的一些伟大的思考或生活的琐碎,我们都不是为了模仿。或许,增加我们的阅历、开阔我们的视野会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但我相信那些在历史的河流中不甘寂寞的人的目的绝不仅仅如此。我们也可以在书中寻求知己,认识自己,这或许是一个更好的说法,但“认识自己”本来就是神的领域,你说的又是什么呢?在这里,我想再次用他的观点——“但当它们的目的不是训练,而是创造时,当他们从远方把各种天才的每一束光辉都汇总到自己好客的殿堂里,并用集中起来的火点燃青年学子的心时,大学才能高水平地为我们服务。”他在这儿说的是教育,但我认为阅读也同样适合。读书的目的等同于创造,这真是一条可以使人信奉不渝、振奋不已的真理!
 
书写至此,也感到已无话可说,此记原定名为“缘心而上”,有感于借阅《爱默生随笔》动机发于阅读《瓦尔登湖》,但书未读毕,又行文与之不符,遂改。
 
思虑来时之意,有两样不该:一为不该在未吃饭之前写作,二为不该在自己有所思考之时阅读他人思想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