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资讯 > 印龙原创 >

每个孤独的灵魂背后,都渴望着温热的酒和歌

2017-11-20 22:17:43 杭州在线
原标题:愿孤独的人都有酒喝,流浪的人都会唱歌
作者 上官小满 
 
 
愿望太多,能实现的却太少,但我们仍旧需要虔诚地许下愿望,或许是在身边,或许是在远方,总有人会为你温酒和歌唱。
-01-
 
跟旅行专题的搭档茶茶和洛洛请了一周假,也跟主编打了招呼,我要去旅行一段时间,但请太久的假总会觉得愧疚,不轻易给别人添麻烦也是一种礼貌,我打算一周后坚持自己审稿。
 
期间,洛洛因为学业繁忙要暂别专题编辑组,她在群里跟大家告了别,我没在线,她又专门发了微信留言向我道别,看到她写的那一句“还想再跟你道一次再见”时,我突然感动得掉泪。
 
我从未如此严肃认真地看待过旅行专题编辑组,这是一个因缘而聚的群体,我们都因喜爱而来,不图收益,没有目的,乐于付出,当然也能随时离去,于是人来人往便成了司空见惯。我从不问人为何来,更不问人为何去,离别总是太伤感,哪怕只是在虚拟的社群里,或许那一句“再见”之后,彼此之间再无交谈,从此陌生成路人。
 
我本认为专题编辑组只是一个临时的存在,在我的现实生活中并不具备实质的意义,一旦我决定离去,它便不再有任何意义。于是我始终对它保持不冷不热的态度,不过分付出,但也尽职尽忠,不寄予期望,但也不轻易离去。它对我而言,是一个虚拟的存在,我对它而言,大概也只是个路人。然而,洛洛却要“再道一次再见”,似乎在笃定,我们注定还会再见。
 
请假一周的期限到了,我跟茶茶说换我审稿,茶茶却已察觉我的旅途还未结束,她让我好好玩,有空写写文,不要总想着审稿,她自己可以胜任。正被旅途的孤独情绪困扰的我,又一次被小伙伴儿戳中了泪点,或许正是因为孤独,才更容易感动和伤怀。
 
我很久没有独自一人旅行了,这几年我学会了独处,却仍旧害怕孤独,那种无人诉说、无处排遣的情绪,只有在夜深人静时醒来后再也无法入睡的时刻,才能深刻地体会和懂得。孤独时,那一丁点的温暖也如一壶温热的酒、似一曲暖心的歌,谢谢我的小伙伴儿,谢谢你们的惦记和挂怀,让我独自在路上时不再孤独。
 
原来虚拟的存在,并不只是虚拟地存在着,每个孤独的灵魂背后,都渴望着温热的酒和歌,每一点滴的温暖背后,都有一颗炽热的心。
-02-
 
我想起了禾子。
 
2015年冬天,我在瑞士的因特拉肯小镇车站遇见她,那时候的她像一只受伤的小鸟,独自漂洋过海去欧洲旅游,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脚。她把自己困在失恋的情绪里,久久不得释怀。她在雪天的夜晚坐在车站等候一个不会来的人,我在雪天的夜晚坐在车站等候一片童话般的景。于是,她把我当成了久别重逢的闺蜜,我也乐意听她诉说那段往事。我从她的孤独里,读到的不仅是忧伤,还有一些悲情的色彩。
 
相遇的第二天,禾子便玩起了消失,她把我一人丢在冰封的少女峰顶,她说离别太残酷,于是选择不告而别。我也不太在意,本就是浅薄的缘,又何苦强求长久?
 
过了许久许久,她突然跑到北京来看我。我坐在她对面,趁着喝茶的间隙,把我与她的相遇写成了游记,并用少许的笔墨写了她的那段恋情。那不是一个完美的故事,甚至连完整都算不上,只有那么几句话,让人猜都懒得猜,但那已经足够,我晓得那个几句话的故事在禾子心里的分量,也懂得禾子的孤独背后,还有着深深的忧伤。
 
禾子看完那篇游记后,一边笑一边哭,她端起茶杯对我说:“谢谢你在我孤独的时候给我酒喝,在我流浪的时候为我唱歌。”
 
我不吃她这一套,端起茶杯兀自一饮而尽:“少自作多情,我不过是自己想喝酒想唱歌,才不是为你。”
 
禾子擦干眼泪,开心地笑着,那是我从未见过的释然,我再也不用担心她又玩消失,那个孤独的灵魂,已经得到了慰藉。但我始终没有说出口,相遇的那天,我愿意听她的故事,仅仅是因为我好奇,幸好她仍从我的好奇里,感受到了温暖。
 
看着她笑,看着她闹,我只在心里默默地念道:“但愿我们能常伴,也愿你学会坚强,哪怕没有人陪,哪怕没人能懂,你也可以自己给自己温暖。”
-03-
 
去对身边的人说爱,去对陌生的人微笑,给予网友关怀,给予亲人温柔,每个个体都是一个小太阳,不知不觉间就温暖了他人,有人从你的笑容里读到快乐,有人从你的聆听里获得救赎。原来,做好自己就是对这个世界的最好回馈,做好自己就是对生命的最高敬意。
 
生活纵使有坎坷,也不敌你微微一笑。但愿孤独的人都有酒喝,流浪的人都会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