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资讯 > 印龙原创 >

愿我们都成为,灵魂散发出坚强的姑娘

2017-11-22 21:12:09 杭州在线
原标题:姑娘,愿你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作者  酥熙
 
        昨天傍晚,收到了朋友发我的链接,点开来,是杭州一名27岁姑娘跳楼当场死亡的消息。而这个女孩,和我在同一家公司,或者说是互不相识的同事。而这个消息,也在我的同事之间静默的流转。关于自杀的原因,众说纷纭,有说事业受挫的,有猜测为情所困的。当然,小道消息总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
 
      当下看到这个消息时,我心里一阵唏嘘。同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我实在接受不了任何一个理由去到让我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还是以跳楼这种看似疯狂而张扬的方式,似乎想向世界宣泄着最后的存在感,充满着告别的仪式感。某男明星自杀时,网上一片喧哗,大谈抑郁症。生而为人,总是带着太多的无奈和拘束。可是,如果连死也无惧,人间再艰难的处境都该杀出一片血路前行。人间从来都不是用来顺风顺水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劫。而我们都是修炼千年的精,为了上仙,来人间走一遭渡劫。因此,很想写点什么来分享自己的故事,无论你是否认同,这是真的。
 
        我出生在浙北小城市的农村,并不小桥流水人家。当然我不知道该怎么界定农村,总之我的快递地址总是某某镇某某村某某路。当然沿海小城市的农村可能与内陆相比,早先年会相对发达一些,而我家也算是小康之家。我妈是典型的家庭主妇,学历不高,很爱打扮很疼我。小学毕业前,我虽说不是娇养长大的,但也单纯幸福。大学时候,我常笑着和我室友讲,小时候太相信爸爸妈妈的话,以为自己天下第一美。她们笑到岔气,我也笑了。长大后,我一直觉得,初中阶段的女孩子成熟早晚,或多或少影响着你的交际能力。
 
          通过一次选拔考试,我拿到了我们市最好的初中的入学资格。那是一所私立中学,不同于大城市相对多选择的公立学校,在这个所谓的县级市里,乡镇初中教育水平明显低于市学区中学,因此私立中学是另一种合理的选择。深刻记得那天,我浸在浴缸里舒服的泡脚,一片氤氲水汽下傻傻的幻想自己是瑶池的仙女。妈妈推门进来,认真地询问,你确定要去**读书。我不假思索的应到,要呀。现在想来,在2007年,近三万一年的开支,对我家真是一个重大的决定,而我妈就在这雾气腾腾中下了决心。
 
        从农村到城市,对一个过于晚熟的孩子来说,是一次被现实逼迫的快速成长。而刚进入初中的我尚未意识到,我拿着与幼年玩伴的相处模式与我的初中同学相处显然是行不通的。我的同学们大多来自城区,从小受到优良的教育且家境自小优异。还有小部分家境富裕但学习能力欠缺,通过钱财交易获取入学资格,极少部分普通家境,父母倾其心血,当然这其中也分天资优异和一般聪明。
 
        我从不觉得自己愚蠢,但也不会自觉天资聪颖,该是有点小聪明和小运气。而这些小聪明在市区繁多的补习班下,消失殆尽。小学从没补过课的我,在小学毕业那个夏天被我妈压着去了补习班。那时和小伙伴每天上上课,看看言情小说的我尚未意识到,竞争体制的残酷。初中入学不久,我就渐渐意识到自己与大多数人的区别,而这些认知完全超出你之前的心理预期,摧毁你的世界观,一股脑充斥在你的周围。我觉得津津乐道的补习生活,他人已司空见惯。我的撒欢似奔跑的童年,他人只觉惊异。就连私下里不同发音的方言,都成了格格不入。我的同桌自小练习书法,学声乐,参加国际象棋比赛,那是我从别人口中获知的截然不同的童年生活。我在小学沾沾自喜的小成就也在这个中学消失殆尽,被迫接受自己的平庸。如果这仅仅是一所单纯的比照学习成绩的初中,或许摇动的只是我的自信心,而事实并未如此。势利、攀比、虚荣、自卑、敏感、贫富差距充斥着我的初中生活,而我一直觉得自己过早地感受了这些。入学一周不久,班主任下发一张表格,叫每个同学写下自己家的车牌号码和汽车品牌,美其名曰便于管理接送车量。那时我的父母尚未购买汽车,因为不是生活刚需,父亲每天骑摩托车上班。而那样一个瞬间,我突然涌现了一点点自卑。而如果我足够成熟,可能我就不会有这么强烈的感受,对于一个孩子而言,这种自卑来自于别人有你没有,你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他们谈论青少年宫的时候,你尝试分享自己的童年时光,而换来的不是书中描述的他人对农村生活的兴趣与尊重,这个学校过早就界定了三五九等。而悲哀的是,那些或许和你相同处境的伙伴,沉默不语,甚至改而装作吃惊,留下格格不入的你,从此捂紧你所有的童年时光。不再在学校里讲方言,就算开口也尝试并不纯正的城里的方言,不再愿意谈论所有与自己有关的生活,因为换来的不是尊重。
 
        学校实行课间操制度,每天上午第二节课后进行跑操。初一的某天,因为系鞋带脱离大部队的我,清晰的听到班主任和英语老师从我身侧经过的谈话。大意是,我们班有钱人还是挺多的,鞋子都是耐克、阿迪。我望着自己脚上的特步,震惊于老师的谈论,或许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但他们已经下意识通过运动鞋品牌去区分家境是否富裕,并给人定义。而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社会变成了,钱才能换来尊重。
 
        敏感、多疑、自卑充斥着我的前两年初中生活,以致所有的负面情绪只能向最亲的人发泄,那两年是我与父母关系最紧张的两年。我父亲初中毕业,在亲戚家的工厂里帮忙管理。我母亲小学毕业,嫁给我爸后就专职家庭主妇。他们让我幸福快乐,单纯天真的长大,却忘了在合适的时间告诉我真实社会的生存法则。不同于他们自小赚钱养家独立成熟,自小活在温室里的我,喜爱看童话故事里的我,看到悲剧会哭泣情绪化的我,过于天真过于理想主义的我,肆意直白的我,在这荆棘遍地的初中,满身伤痕。而我如今所有的与人相处有关的行为模式,都是战战兢兢那两年,压抑着自己摸索出来的。而我妈妈对我的唯一要求是不欺骗,严肃教我的第一个道理是做人要善良。而这些在我的初中生活中毫无用武之地。我那时自卑于自己的家境,在年仅13岁就感受到巨大的贫富差距,深刻感受到穷,而这些经历对于父母我只字未提,直至今日。但那个阶段,我反感从我父母那里这样类似的话语,爸爸妈妈花了多少钱,送你来这边读书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因为敏感脆弱的内心,一听到这些话就想爆炸。而作为全市最好中学的实验初中,实行两周一次的家校联系单,作为住宿生的我每两周回家一次,紧跟着我的是全班排名。
 
          初二,我糟糕的人际关系达到极点。初一开始,我发现自己在女生之中并不受欢迎。因为自己的声音,被他人讨厌或者报以异样的眼光真是一件很无可奈何的事情。我天生说话语速相对较慢,声调相对偏高,听起来说话就略嗲,尤其县城偏向宁波,方言自带嗲音。而这种说话语气没人告诉我会被他人讨厌,特别是天生音色如此,所以一开始我真心不知道原来是我的声音出了问题。我只能感受同样在聊天,我的谈话经常会冷场,我开始不愿和他人交流。因为,这种音色,我被定义为一个很装的女生。因为在他们眼里,你并不是公主。女孩子排斥说话嗲的女生无可厚非,因为这声音太过于特别,特别到刻板印象被固化为装出来的,可悲的是被讨厌的我每天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企图揪出自己被排斥的因果。而这个原因竟是我高中和一个初中同学闲聊时才获知的,那时只觉得好笑。就这样女生间微妙的友情持续到了初二,班上有三个男的开始刻意欺负我。当然并不是带有青春色彩的小暧昧小欺负,是真正的针对,真正从心底里的排斥。他们三个以一个为首,另两个在旁附和。而那时候的女生总希望和男生搞好关系,每当有女生和我说话时,这三个男的就会走过来,说一句你怎么和这种人说话。而这些人,只会默默走开,没人会帮你反驳一句,甚至连我自己也默不作声。天生胆小怕事的我,连吵架都没有底气。因为我太明白,一旦争吵我的损失会更大。这三个男生,平常休息日都在班主任和英语老师家补课,可以说他们的家长和老师关系融洽。我在初一那年暑假尝试过去班主任家补课,补数学,那时候我才知道几乎半个班的同学都在补课,而补课费用,我们班主任用了一种很高明的手段,叫做随便给。随便给,不给也没事,班主任说,真是可笑。那年之后我再也没在我的任何初中老师家补过课。因为这种费用制度,在我的所有任课老师中盛行。而这三个周末都在老师家里的男同学,连和老师说话都带着常人不曾有的亲昵。他们当着老师的面奚落我的时候,我的数学老师和英语老师的反应让我深刻明白所谓的人情世故,所谓的并不是每一个老师都值得尊敬。只有我的科学老师,大学刚毕业还带着青涩的男老师,帮我呵斥过这三个男生。直至今日,我讨厌我的初中,厌恶势利的老师,却记得陈老师的那个暖心的举动。至少在当时那个脆弱的小女孩的内心,终于感受到一丝来自他人的暖意。最为可笑的是,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值得他们这么关注我。这种人,到底是哪种人,在我当时的记忆里我从未和这三人发生任何值得追溯的事情。而所有他们对我的奚落、嘲笑,我都在心里暗记,并表面无视。书上说,最厌恶一个人的方式,就是彻底的无视他,我用我的沉默与表面的不在意安静倔强的反抗着。即使那尚未来得及变得更强大的内心,千疮百孔。而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意识到一个人的力量,意识到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是多么重要。后来,在这个还不算槽糕到极点的初中我收获了很珍贵的友情,我的好朋友兼室友玲。她是一个很简单的女孩,家境良好,和我在同一个乡镇。初一暑假补课开始熟识,她异常文静学习努力,真的是那种比你优秀的人都比你努力的典型。她也是唯一面对那三个男生的奚落,挡在我面前的朋友。但女孩子间的友情总是会因为距离变得些许陌生,大学未曾在一个城市的我俩,生活轨迹互不相同,她有她的路,我有我的选择,但无论如何我都珍惜那段真心纯粹的友情。
 
        这样让我不喜只想快点毕业的生活状态持续到了初三,我完全变成了一个内心异常强大的姑娘。我可以表面和同学相处的很愉快,内心将他们区分在另一个世界。而我的脑子里所有的都是熬过这一年,我要逃离这个初中。我的生活剩下的就是那点灿烂的友情和努力学习的信念。后来也真心和一些同学相处愉快,初一与初三改变的不只是我,也有他们。有一个三观特正的男同学,常开解我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在高中我们两个也有通信,字里行间叫我好好处理人际关系。而那时的我已经对人际关系游刃有余,看到这些话时,只觉得暖心,真是很值得纪念的友情。我参加校运会,跑1500米。当全班为我呐喊加油,那个势利的班主任在路边助威时,我内心毫无波动,或许过于冷情,但自从那时对于初中我开始只在意我在意的。当然,也该庆幸自己并没有被这些磨成一个冷漠的姑娘,总归是明白了很多道理,看透了人心。
 
              而我一直想要分享的就是,锻炼一颗强大的内心有多重要。我自豪自己没有因为虚荣心向父母索取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物品,没有因为我根本不在意的人的恶语中骂,而自我否定自我烦恼。我骄傲于在这荆棘中长出了盔甲,学会保护自己。我不再纠结他人眼光,获得内心最大的自由。米兰昆德拉写过,清净就是不被人注视的那种温馨感觉。人的眼光是沉重的负担,是吸人膏血的吻。而真实的世界里,我们无法逃脱各种注视,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以一颗强大的内心,展现一个人的力量。我曾读过这样一顿文字,某个街角,行人匆匆,有一个女孩静静站立着,姿态挺拔,目光澄澈,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个人的力量,从容且安定。愿我们都成为,灵魂散发出坚强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