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娱乐 > 明星档案 >

47岁的刘若英如果20年前勇敢爱了

2017-08-08 14:04:09 杭州在线
朋友圈刷到一篇文章:《47岁的刘若英唱着20年前的爱,你怎么哭了?》,只为着“刘若英”这三个字,便毫不犹豫点进去,从头到尾一口气读完了文章,心情却在这大晴天里莫名的低落了。
就像少年时读三毛,不懂流浪却已把流浪刻进了骨子里。大学里跟着刘若英唱《为爱痴狂》的时候,虽还不甚懂爱,却也把爱情该有的姿态刻进了骨子里,那就是“痴狂”。现在想来,应该是这种爱情的态度契合了本属于我射手座的爱憎分明、敢爱敢恨吧。
我在慢慢长大,奶茶也越来越红;我已经历了三任男友,她始终执着于“师父”陈升;待我寻到那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时,她却依然顶着“黄金圣斗士”的光环独自悠然。演戏、唱歌、写书……没有绯闻,她人淡如菊的典雅成为我们这代人心中不放弃的“女神”模样。
直到某一天突然传来婚讯,对方也是低调的人,似乎很适合奶茶这样的性子。我们安心的放下牵挂,欣慰的想象孤单了那么久的她,也的确该沾染一些美好的世俗烟火气。然而她的新书却起名《我敢在你怀里孤独》。
 
47岁的刘若英如果20年前勇敢爱了
 
随后媒体每提起她们夫妻,便总是喜欢引用文章中的一段话:
我们夫妻一起出门,去不同的电影院,看不同的电影。两人一起回家,进家门后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因为两人有各自独立的书房,只共用厨房和餐厅。
我刻意将两个人的书房安置在家里最远的对角线,一个人自己住二十几年,有很多事我都是自己慢慢完成,对我而言,拥有各自独处的空间,可以让相处走得更长久。
为什么我分明读到了一丝无可奈何和些许时过境迁的落寞。
文章中提到宋东野在台北国际会议中心开演唱会时,刘若英写到:“因为陈升的演唱会,我在这里跨了十个年,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了。没想到晃眼经年,记忆中了如指掌的地方变陌生了。”
瞧,二十年后奶茶口中不经意滑出的名字依然是那个“陈升”。
也许因着奶茶的淡泊和好口碑,有时无底线的媒体也不忍去黑吧,而冠以“岁月给了她人情历练后的冷静与智慧,不再激烈的爱与恨”这样的字眼。可是明明我们都怀念那个《为爱痴狂》的女子呢,那个在陈升面前不顾形象失声大哭的女子,那个哭喊着“如果我飞远了,你可以拉拉线啊,风筝的线永远在你的手里!你一拉线,我就会回来的”女子。
 
47岁的刘若英如果20年前勇敢爱了
 
她把最美好的岁月都给了一个人,一个让她一心一意爱与崇拜的人,却也是一个伤她最深的人。他分明也是爱她的,给她写《然而》: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喜欢  
  有个早晨我发现你在我身旁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悲伤  
  每个夜晚再也不能陪伴你  
  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对你说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  
  直到你已经不再悲伤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然后刘若英含泪和他一起唱: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47岁的刘若英如果20年前勇敢爱了
 
可是他却可以在节目中当着那么多观众的面说:
我觉得只要是一个女生,就应该有一个啰里八嗦的、或者是个讨人厌的家伙,随便一个去保护她。随便就好了——随便!只要有一个人可以去保护她,司机老王啊或者什么的都可以,随便,可是:你现在是怎么了呢?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么?
刘若英茫然失笑,无言以对。她垂下的眼睛里有绝望。或许她在想,既然应该有一个男人来保护她,既然是随便的一个就好,那为何,不可以是你呢? 
如奶茶这样的女人,爱错了人并不是因为爱上一个已经有家室的男人,而是爱上了一个胆小自私的男人。每一个陷入爱情的女人也许是由单相思开始,但持续十年以上的爱,必定是男人给了她隐约的暧昧或是某种可能性。于是女人会为那1%的可能性,越陷越深,甚至拼尽全力想要一个未来。能够开花结果的爱情,或者说至少开过花的爱情,才不枉被称作爱情吧!
相比起刘若英和陈升的无疾而终、或者说从未存在过的爱情(媒体用发乎情、止乎礼这样的字眼形容,我是不信的),我更欣赏罗大佑与李烈,李宗盛与林忆莲的爱情。同样是才子佳人,虽说最终也是劳燕分飞,成为了彼此生命里的一段插曲,但至少在爱情来的时候,是选择了勇敢面对自己的内心,而不是遮遮掩掩虚伪的模糊不清的逃避。
从1991年21岁的刘若英到陈升的工作室担任助理,到2010年刘若英发行《我们没有在一起》。外人自是不得知二十年后的奶茶是把陈升彻底放下了,还是在心底暂时尘封了。但这之后的2011年8月,她选择与圈外人钟小江结婚,并于2015年高龄得子。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情侣一样
我痛的疯的伤的在你面前哭得最惨
我知道你也不能带我回到那个地方
你说你现在很好而且喜欢回忆很长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家人一样
总是远远关心远远分享
一个女人有几个二十年?刘若英的二十年固然在影视歌曲等方面成绩斐然,可是这二十年的情感却着实让人唏嘘心疼。
我常想,如果二十年前刘若英勇敢爱了,陈升勇敢回应了,也许她早已解开心中的结,在美丽的年纪不用总是哭得梨花带雨,而是和普通女孩子一样享受着爱情的滋润;或许和陈升的婚姻不会像他的歌那样浪漫,也许他们没多久便分道扬镳,但至少,都了无牵挂地为一段情感划上句号,继续人生中的下一段旅程。一如罗大佑与现任老婆Elaine牵着女儿逛街;林忆莲带着鼓手男友参加节目。
二十多岁的爱情终究与四十多岁的爱情是不同的。
如果二十年前刘若英勇敢爱了,她绝不会不想腻在爱人的怀里,也绝不会和爱人去看个电影,都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更不会冷静的说那些事我已习惯独自完成……因为我们都记得那些年她看向陈升的眼神。
 
47岁的刘若英如果20年前勇敢爱了
 
网络上一个回帖我深以为然:
在陈升的歌词里,总有一股故作了然的轻松感,像《恨情歌》的副歌:“于是我叫我自己恨情歌,假装我不在乎,或者我不再去讨你欢心,我喜欢这样的自己。”
骄傲的升哥,喜欢和自己私奔。